• WAP手机版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宋朝墓志

【宋】刘克庄《林贵州墓志铭》(福建福清 林公奕)

时间:2014-7-5 9:45:33   作者:刘克庄   来源:研究员   阅读:1877   评论:0
内容摘要:【宋】刘克庄《林貴州墓誌銘》(福清林公奕養大林环子)余嘗誌外舅林公及沅、容二牧之墓。君名公奕,字養大,沅州之孫、容州之仲子也。母夏宜人。少有聲場屋。璽赦,君自容奉賀表詣闕補官,銓注將樂縣主簿。内艱,調嘉興府酒官。汀郡盗起,從招捕使陳公于山前⑴,南劍守黄侯垺辟劍浦縣尉⑵。入郡幕,時...

【宋】刘克庄《林貴州墓誌銘》(福清 林公奕養大林环子)


余嘗誌外舅林公及沅、容二牧之墓。君名公奕,字養大,沅州之孫、容州之仲子也。母夏宜人。少有聲場屋。璽赦,君自容奉賀表詣闕補官,銓注將樂縣主簿。内艱,調嘉興府酒官。汀郡盗起,從招捕使陳公于山前⑴,南劍守黄侯辟劍浦縣尉⑵。入郡幕,時更新楮,冒利犯法者衆,君兩獲僞造。帥真文忠公上勞,詔改次等合入官。君蹙然曰:「彼誅此賞,寧無愧乎!」及聞諸囚人不死⑶,乃安。諸臺檄攝崇安縣,黄侯由劍移建,辟知甌寧縣。建卒失伍,閉城縱燎,邑在郭外,衆欲潰去。君夜坐廳事,召尉寨兵,儆于衆曰:「令在此,無妄動。」由甌寧班引授承事郎,知莆田縣。初,余外舅守莆有遺愛⑷,君猶子也,其治壹用家法。于聽訟扶貧弱,惟恐其爲大姓所口也;于督賦有劑量,未嘗爲急符所使也。然他人行之者卒不見知于上官,惟君縣譜尤爲范侯銘口口口,莆人兩賢之。秩滿,調通判泉州。迎吏及門,外艱口口,調通判建寧府。左翼軍餉隸焉,稍乏則紛紜,君口口斡旋,士飽馬騰。比滿,帑有餘積。入都,自嘆曰:「吾貧無貲,孤無援,將奈何!」欲部注建漕主管文字,會前庾使樓公治召入,而余亦忝册府禁林,樓約余聯名作箋干光範曰:「林某廉吏也,宜少旌異。」丞相奏以君知貴州,君携家涉湘入嶺,百餘日始至。郡久闕守,顆印之外空空如也。君爲前攝郡者補解泉粟各以數千計⑸。在郡一考有半,臺閫綱運如期,官兵禄廪按月,惟守俸未支者凡九月,其急公緩私、先人後己者如此。以微恙伏枕三日,殁于州治,寶祐乙卯(1255)三月十三日也。年七十一,秩至承議郎。娶敖氏,繼李氏,倶贈孺人。子男二人⑹:誼之、聲之。孫男三人:畊老、野老、咳老。孫女三人。君仕遠禄薄,既卒官下,幾不能返喪。郡人憐之,口代庖者利積俸,不還一錢。二孤質鬻奉柩,舟行二口餘里,至惠,又陸行二千餘里,始達先廬。以丁巳三月丙申⑺,與兩孺人合葬于福清縣西山之原,結庵林口,扁曰「樂斯」,君遺命也。自士大夫莫不以擁麾凝香爲樂,故有腰纏上揚州、蒲萄博西凉者,彼哉奚足論也⑻!懷祖求會稽,牧之乞湖州,不曰名勝乎!君世口清苦,尤拙仕進。其拜州也,無他謬巧,特以余二人之薦⑼,鄭丞相命直省官持堂帖來,語之曰:「此官人口口勿使破費。」君勞以瓶楮五十而已。嗟夫!余與樓卿之舉廉也,鄭丞相之調守也,將以厚君也,然而文淵病于壺頭也,子厚卒于龍城也,前之厚君也,適所以災君也,豈非樓卿、鄭丞相及余之咎哉!初,容州早退高尚,晚辭聘召,殁贈直焕章閤,書容州者,以其著云。銘曰:

昔優孟之歌,其辭謔而俚,既不知孫叔,亦厚誣其子。

余叙君之家,清德如伯起,雖無遺汝金,乃有貽厥祉⑽。

勉哉後之人,可培不可毁。惜余去柱下,筆之補野史。

《後村先生大全集》 卷一五七。

⑴于:原作「子」,據清抄本改。

⑵「辟」原作「郡」,「浦」原作「捕」,據清抄本改。

⑶不:原缺,據清抄本補。

⑷有:原作「看」’據清抄本改。

⑸前攝;原倒,據清抄本乙。

⑹子:原缺,據清抄本補。

⑺月:原缺,據清抄本補。

⑻奚:原無,據清抄本補。

⑼二:原作「三」,據清抄本改。

⑽祉:原作「址」,據清抄本改。

墓志铭世系图:

        公奕  誼之  畊老

                             └ 聲之  野老

                                     └ 咳老

注:本世系结合一下墓志铭:

林貴州墓誌銘》《林寒齋墓誌銘

林養直墓誌銘》《林判官墓誌銘

林沅州墓誌銘》《宣教郎林君墓誌銘

直焕章閣林公墓誌銘》《直秘閣林公墓誌銘》刘克庄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网站观点,欢迎共同探讨。

出处:浙南林氏源流网http://www.znls.net  转载时请注明出处和网址

相关评论
Copyright 2011-2019 znls.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林氏浙南源流群:35981147  管理员 pcfun123@163.com 浙ICP备1302577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