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文集志书

平陽縣歷史大事記--自西晉至民国1700年大事記

时间:2014-11-21 10:53:57   作者:光明人家   来源:光明人家新浪博客   阅读:1200   评论:0
内容摘要:平陽縣歷史悠久,人傑地靈。早在商周時期已有人類活動,宋、元以來人文薈萃,明代為抗倭前線,新民族主義革命時期是革命老根據地,一九八八年經國務院批准為沿海對外開放縣。

平陽縣歷史大事記
--自西晉至民国1700年大事記

平陽縣歷史悠久,人傑地靈。早在商周時期已有人類活動,宋、元以來人文薈萃,明代為抗倭前線,新民族主義革命時期是革命老根據地,一九八八年經國務院批准為沿海對外開放縣。
   
今平陽縣地,遠在商周時期便有人類活動。春秋時為東甌越人地。戰國時屬越,秦統一中國後,屬閩中郡。
   
漢高祖五年(西元前二二年)於閩中故地置閩越國,屬閩越國。
    
漢惠帝三年(西元前一九二年)立騶搖為東海王,都東甌(今溫州),世稱東甌王,為東海轄地。 
   
漢武帝時,東甌舉國內遷江淮間,國除。

   
漢昭帝始王二年(西元前八十五年),今平陽縣地屬回浦縣。
   
此後曆屬章安、永寧、羅陽、安陽、安固、等縣。晉太康四年(二三八)於橫嶼船屯地置始陽縣,从此,平阳开始独立建县。

 

平陽縣晉至民国大事記



   
太康四年(二八三)
  
於橫嶼船屯地置始陽縣,不久改稱橫陽縣。
 
南朝.宋

 

    永初三年(四二二)
   
永嘉太守詩人謝靈運,來游樓石山(在今繁枝鄉流石)。其《山水記》雲:樓石山多梔子
 
南朝.齊


    建武、永泰年間(四九四~四九八)
   
租稅徭役繁重,貧民相率逃亡山谷。永嘉太守范述曾來橫陽縣開恩示信,流民相繼出山,編戶屬籍有二百餘家,從而商旅流通,居人安集
 


    開皇九年(五八九),廢橫陽縣,併入安固縣。
   
開皇十二年(五九二),廢安固縣,併入永嘉縣。
 


    武德五年(六二二),恢復橫陽縣。
   
貞觀元年(六二七),橫陽縣又併入安固縣。
   
大足元年(七一),複從安固縣析出橫陽縣。
   
貞元年間(七八五~八五),堤防久廢,水患頻仍。溫州刺史路應發動築堤浚河,劣田成為上田。
 
唐末


    蒲門已設戍。詩人陳陶(八一二~八八五前)經過蒲門,有《蒲門戍觀海詩》。
 
後樑


    開平元年(九七)三月,吳越王錢鏐命其子元瓘攻溫州,斬盧佶。橫陽亦遭戰亂。
   
乾化四年(九一四)九月,吳越王錢鏐以橫陽之亂既平,遂改縣名為平陽。
 
後晉


    天福年間(九三六~九四七),閩王王審知少子王曦據閩作亂,長溪(今福建霞浦)一帶居民紛紛移居蒲門、南港等地。
   
乾祐年間(九四八~九五)吳越王錢俶於江南設庫司,徵收鹽、茶、絹、棉等稅,贍養南雁蕩山十八道場願齊師徒百餘人。
 


    太平興國三年(九七八),原吳越節度使林倪辭官歸裏,結茅蓀湖山(在今望裏鄉及繁枝鄉部分)修道,並以武術傳授鄉人。此後江南民間習武風氣不衰。
   
端拱年間(九八八~九八九),鄉民於三峰寺(在今雲岩鄉)前築埭以禦海潮。至嘉定時,因塗漲,埭址移至黃浦(今凰浦)。
   
大中祥符四年(一一一)引進耐旱占城稻種,上田收米三石,次等二石
   
天聖年間(一二三~一三二),于石渠裏(今蘆浦鄉石路)設南監鹽場,即南天富場。
   
元豐元年(一七八),于蒲門戍設寨。
   
元祐五年(一),于蒲門寨設官營造船場。
   
崇甯元年(一一二),溫州在盛產茶葉的平陽縣設立茶場。
   
宣和七年(一一二五)蓀湖太學生林薿與陳東等聯名伏闕上書,請誅六賊(蔡京、梁師成、李彥、朱勔、王黼、童貫),以謝天下
   
紹興八年(一一三八),金舟鄉(今金鄉、錢庫一帶)人陳鼇中武科狀元,授東南第八將。三年後,其弟陳鶚亦狀元及第,授第十將。南宋一百五十餘年間,今蒼南地計有武科狀元七人。
   
紹興二十四年(一一五四),泥山(今宜山)所產乳柑(真柑),北宋時已名傳遐邇,列為貢品。至是時因溫州官市黃柑擾民,朝廷下詔禁止。
   
紹興三十一年(一一六一),蒲門寨巡檢採用進士王憲的巡船設計,巡船面闊二丈八尺,上面轉板,平坦如路,堪通戰鬥。六月,詔令福建、浙東安撫司依樣製造。
   
乾道四年(一一六八),進士林仲彝(夷)在夏口(在今夏口鄉)沿烏嶼山麓築林頭、烏嶼等陡門,至八年完成。林仲彝(曾任台州知州)生平多次開浚故鄉河道以溉四鄉農田,累計五十五萬五千九百丈。
   
淳熙五年(一一七八),溫州知州韓彥直(韓世忠子)著《永嘉桔錄》,推泥山乳柑為溫州柑桔中第一。
   
慶元二年(一一九六),溫州知州曾炎發動沿海居民修築堤塘,以防潮溢。塘起自邱埠(在今龍港下埠)東至斜溪(在今舥艚方城底)與陰均陡門相接,合稱東塘或外塘(蒼南建縣後,新築外塘,東塘改稱內塘)。
   
開禧年間(一二五~一二七),太學生章慰(白沙章良人)赴京上書,揭發大臣韓侂胄誤國罪行。
嘉定元年(一二八),平陽知縣汪季良與金舟鄉艾陽人林居雅築陰均埭及陡門(在今舥艚)。埭長八十丈,經年竣工。後鄉民於陡門旁建陰均廟奉祀。
   
嘉定五年(一二一二),溫州知州楊簡奏築下澇、塘灣、江西(在今靈溪區)、樓浦(今流浦)、河上浦(今新陡門)、蕭家渡(今平陽蕭江)六處陡門,後沿稱為嘉定六陡
   
淳祐元年(一二四一),桃湖(在今觀美鄉)徐儼夫狀元及第。
   
淳祐年間(一二四一~一二五二),太學生金九萬(今金鄉灘頭人)、陳懋欽(今龍港下澇人)、王有開(今括山王陽人)先後與同舍生聯名上書,揭露右丞相史嵩之奸邪,被削籍放回鄉裏。
   
成淳年間(一二六五~一二七四),三段祖師在玉蒼山先後建成法雲、萬行、東隱三寺。此後玉蒼山漸成景區。
   
景炎二年(一二七七),十一月,元軍入平陽,宋行軍司馬陳自中(陳宣中之弟)提兵拒守分水關,戰敗,不屈而死。
 


    至元二十二年(一二八五),江南釋教總統楊璉真伽於紹興發掘南宋皇陵,取寶棄骸。詩人林景熙(林坳人。林坳在今繁枝鄉)與鄭朴翁協謀,收骨埋於蘭亭側,植冬青為記。林景熙有《冬青花》、《夢中作》等詩寄意。
   
至元二十五年(一二八八),春,平陽歸仁鄉雅陽(今屬泰順)人林雄、處州詹老鷂、桐山尤山野的聯合抗元隊伍攻平陽。冬,複合兵攻平陽江南。二十六年正月,元兵南北夾攻,尤山野陣亡,林雄、詹老鷂等二百餘人被俘殺害。
   
元貞元年(一二九五),平陽縣戶逾五萬。升縣為州。
   
大德元年(一二九七)四月,江口渡(在今龍港鎮)陳空崖與其嫂蘇錦娘聚眾抗元,稱羅平國正治元年。至十月,被元軍所敗。
   
七月十四日,颶風暴雨,山洪驟發,海溢高二丈,漂蕩民舍、鹽灶。平陽、裏安兩州共溺死六千八百人。廉訪司僉事完顏貞、行省都司鮮於樞來州視察,為發官糧二千八百八十五斛,賑濟災民五千一百六十口。是年免稅。
   
大德九年(一三五)州判皮元邀蘆江(今蘆浦)報恩寺僧智融募修陰均陡門,次年竣工。
   
大德十年(一三六),提控都目滕天驥發起捐修橫陽江兩岸碼道,北岸長一百二十丈,南岸加倍,高、寬均七尺,並于江口兩岸建石門,名平安渡。
   
大德十一年(一三七),章均垟(在今夏口鄉)人章嚞編《平陽州志》成。此為平陽第一部方志。
   
延祐五年(一三一八),築護安堤,自黃浦南岸至樓石(今流石),俗稱西塘。
冬,日本往慶元路(今寧波)商船被颶風漂至大(在今大漁鎮),漁民助其移泊飛雲渡,再由官軍護送至慶元路。
   
至正七年(一三四七)陰均埭被暴風大菠潮所毀,艾陽人陳文亻雋傾資修復。
   
至正十三年(一三五三)冬,閩栝抗元隊伍入分水嶺(今分水關),直抵平陽州治。萬戶晁恭廉負傷而逃,官吏皆降。時鎮本路的東平翼千戶所達魯花赤帖木和都事許必達帶兵與抗元隊伍戰,俱被殺死。
   
至正十五年(一三五五)正月,抗元隊伍進攻松山(今橋墩)。這時閩栝抗元隊伍已蔓延四境,唯江南組織民團,以江為塹,而未能進入。八月,郭瑛率江南民團隨知州周嗣德進攻李師金、翁瑞的抗元隊伍於黃浦江。冬、李師金、翁瑞皆被殺害。
   
至正二十三年(一三六三)春,方明善調集溫、台、慶元三路水軍攻平陽。九月城破,知州周嗣德等被殺,守禦童環求援于吳王朱元璋之參軍胡深。十二月,平陽歸附於朱元璋。
 
明.


    洪武二年(一三六九)平陽州複改為縣。建溫州衛平陽守禦千戶所,設江口關、鎮下關。
   
洪武八年(一三七五)七月,大風雨、海溢,沿江居民淹死二千餘人。
   
洪武十七年(一三八四),信國公湯和奉令於沿海建衛城。二十年,金鄉衛城及所轄蒲門、壯士兩個千戶所城相繼建成。民戶有四丁以上的,抽調一丁為戍卒。
   
是年,于橫陽古道上嶺山東南設站,供過往軍馬憩息。其處即名馬站。
   
洪武二十六年(一三九三)倭寇劫掠金鄉、炎亭。此後,朝廷詔令在舥艚、江口等地設巡檢司。次年,倭寇複犯壯士所城,副千戶王山戰死(後壯士所併入蒲門所,改稱蒲壯所)。
   
洪武二十七年(一三九四),西陽坡(在今繁枝鄉)興築和尚埭,並在藻溪灘下建攔水壩,可自流灌溉農田三千餘畝。
   
洪武年間(一三六八~一三九八),為傳遞官府公文所需,每十裏設一鋪,平陽設十鋪,不久廢置。隆慶年間(一五六七~一五七二)恢復鋪司。
   
建文三年(一四一),倭寇竄犯炎亭,殺守軍,偽裝官兵佈陣海口。金鄉衛指揮僉事戴順徒步揮刀迎擊,戰死。
   
永樂十五年(一四一七),倭寇侵犯金鄉,被出使西洋回國的中官張謙擊敗。
   
弘治二年(一四八九)知縣王約禁溺嬰,並將白沙、蘆浦、仙居、儀山等地淫祠改建為社學。
   
弘治四年(一四九一),江口平安渡被颶風所毀,知縣王約令重築,並置官船,募渡夫四名,給以工食。
   
弘治八年(一四九五)秋,有外國貢船一艘,遇颶風漂至炎亭,官軍救得二十餘人,轉送至京師。
   
正德十二年(一五一七)四月,地震。至七月,連震十五次。
   
正德十三年(一五一八),南、北港洪水暴漲,屋舍漂蕩,人畜浮屍累累,江南的江口、徑頭、淋頭、錢家浦、尖刀尾各埭皆崩。水逾月不退,田木盡淹。
   
嘉靖二年(一五二三),在鎮下關、北關、南關設關卡,以防倭寇。
   
嘉靖三十四年(一五五五)十月,倭船停泊于南麂。十一月,倭寇經將軍嶺至蘆蒲,又從白沙至北港麻園。閏十一月初三日,官兵出哨被襲,死六十餘人。
   
是年,設金(鄉)磐(石)備倭把總,駐金鄉衛,專管水關。統轄水兵五支,船四十八只,兵一千二百五十五名。
   
嘉靖三十八年(一五五九)三月,倭寇入南、北港劫掠燒殺,三日後始退去。死者無數。一些地方無法春耕播種。
   
是年,設溫處參將,統陸兵九總,其中後營、中營、前營、珠明營、炎亭營五把總分駐蒲壯所、金鄉、仙口、珠明嶺、炎亭等要衝海口,以防倭寇。
   
嘉靖四十二年(一五六三)四月,瀕海餘賊來犯,官軍迎戰於連嶼、陡橋、石坪,斬首百餘。
   
隆慶三年(一五六九),知縣朱東光上任即捐俸築路。其中一條從江口至金鄉。
   
萬曆二十一年(一五九三)閩人試種甘薯成功。自閩遷入蒼南地的沿海居民,亦開始種植。
   
萬曆二十二年(一五九四),知縣朱邦喜倡修陰均陡門,至二十四年培沿海長堤萬餘丈。
   
萬曆三十五年(一六七)五月旱至閏六月廿八日,又大雨五日夜不止,洪水暴漲,南、北港淹死者以千計。
   
萬曆四十七年(一六一九),海寇侵鎮下關,遊擊陳朝率水軍迎戰,被殺。
   
崇禎元年(一六二八),海寇入侵沿浦,被把總周世忠擊退。次年,海寇劉香老又進犯沿浦上嶴。
   
崇禎十二年(一六三九),新定漁課奇重,江南漁民吳文元上訴,知縣陳晶奎渝令仍按舊制繳納。
   
弘光元年(一六四四)五月,李自成義軍入京消息傳至蒲門,蒲壯所城駐軍舉行兵變,燒死高指揮,毀官署。

 

清、

 

    順治三年(一六四六),清兵進駐溫州,平陽官員聞風而逃,平陽入清版圖。
   
順治四年(一六四七)十月,汪佑聚眾抗清,聯合福建陳倉、尤四、盧豹等在南、北港募兵籌餉,十一月、十二月兩次包圍平陽縣城失敗。余眾又退到南、北港。
   
順治五年(一六四八),明大學士劉宗藻(福安人)在閩起兵反清,以陳倉為護從。陳倉等聯絡永嘉、樂清、裏安等處義軍,進攻南北港及江南等地。五月,陳倉圍金鄉,八月九日攻入衛城。十六日,清軍五千人攻下金鄉衛,陳倉率部入山。七年五月,陳倉據蒲門。十月在沿浦被清軍擊敗。八年,金華總兵馬進寶與溫將王曉等發兵,由括蒼山,經永嘉、裏安、平陽至桐山,逐處搜剿,陳倉等相繼被捕殺害。
   
順治十二年(一六五五)鄭成功部從赤洋坑、赤溪兩路入南港。十一月三十日到蒲門籌餉。次年二月,鄭成功部攻金鄉衛,守將翟永壽降。鄭部收糧而去。
   
順治十五年(一六五八)五月初九,鄭成功部大船蔽江而至,守將單任暹降。
   
順治十八年(一六六一)秋,清廷為防止沿海居民接濟海上抗清隊伍,下令遷界,金鄉、蒲門沿海一帶居民內遷十餘裏,扡木為界,界外房屋全部燒毀。居民被迫離鄉背井。平陽全縣實存四萬亖千五百五十四丁,棄置逃亡的有四萬三千二百二十四丁。
   
康熙五年(一六六六)秋大旱,酷熱,米每斛二錢,收成不足供稅。殷富人家放棄滿倉糧食外逃,俗稱熟荒
   
康熙九年(一六七)朝廷下令展界:恢復金鄉等界外地。唯蒲門至二十三年才複界。
   
康熙十二年(一六七三)赤洋山居民控告礬窯煉礬污水損禾,知縣石金和下令禁止煉礬。礬工無以為生,遂上訴。至十五年才下旨:赤洋礬礦恩准孤貧度食,而礬水必匯人海
   
康熙十三年(一六七四)耿精忠據閩叛清。四月,平陽縣遊擊司定猷遣使入閩納降,並縛總兵蔡朝佐以迎耿軍。五月上旬,耿部曾養性、吳長春率軍由桐山入據縣城。至十五年十月始被清兵擊退。
   
康熙二十四年(一六八五),清廷統一臺灣後,解除海禁。次年在江口設平陽口,為浙海關署(在寧波)十五海關分口之一。平陽口下設大漁旁口,後移於赤溪。
   
康熙二十六年(一六八七),裁南監鹽場,併入裏安雙穗場。乾隆二十九年(一七六四)後恢復。
   
康熙五十七年(一七一八)十二月十八日,大風,平安渡渡船覆沒,溺死五十餘人。
   
雍正二年(一七二四)總督覺羅保飭令平陽知縣按田勸捐,修扈山(今滬山)、靈溪等處陡門,經七年始成,費銀四千六百餘兩。
   
雍正三年(一七二五),知縣沈瑞鶴發起重築渡龍陡門,以灌溉橫陽支江之西農田。後任孟載有繼築,至九年竣工。
   
乾隆二年(一七三七)七月至中秋節,接連颶風大雨七次,海溢,江口南岸及東堤坍毀,稻田盡淹沒,釀成大荒。遂以工代賑,重修東堤(自江口至老城)九百二十丈,經四個月完工,名為新塘。次年,又增建白沙內塘,長約一千丈。
   
乾隆九年(一七四四),蘇州商人至赤洋山建立第一座煉礬廠(窯)。
   
乾隆二十一年(一七五六),知縣徐恕率鄉民謝益聰集資重建舥艚東魁大橋。二十三年,徐恕與巡檢韓鳳來又督勸沿浦鄉民集資疏浚沿浦河,並築沿浦陡門。同年還重修樓石陡門,築錢庫永慶橋。
   
乾隆二十二年(一七五七),清政府封閉海關,設于江口的平陽分口和赤溪旁口隨之關閉。
   
乾隆二十七年(一七六二),李家車(在今項橋鄉)武生員李商銘聞乾隆皇帝南下,赴杭州候駕,擬進呈水利策,被除名遣返原籍。
   
乾隆三十年(一七六五),自將軍嶺腳至石塘、赤溪、蒲門一帶五十裏內,沿山濱海,田地磽瘠,居民糧食不足,每過嶺買米,常被地棍、營兵沿遷界時舊制,逐人搜檢沒收。是年,居民赴縣控告,知縣何子祥准狀,發佈《米准流行示》。
   
是年,在南水頭建南和書院。三十二年,知縣何子祥撥西隱寺田八十三畝,充入南和書院,易名吾南書院。
是年,白沙裏(今白沙、海城一帶)鹽商程恒升、恒泰勾結官吏,發高價鹽單,按丁口強行配買。民間怨聲載道。三十九年,鄉民聯名上訴,不理。嘉慶元年(一七九六),再上書。府縣不僅不追究鹽商,反派人緝拿首事,其中鮑天兆逃閩。經三年不斷申訴,才由鹽運司審議,准訴,並勒石示禁,被拘者獲釋。後鄉民為鮑天兆建祠奉祀。
   
乾隆三十二年(一七六七)福建漳州尤溪韓氏遷居雲兜村(在今新安鄉)鑄造飯鑊、湯罐。
   
乾隆五十一年(一七八六)閏七月,浙江提督學政竇光鼐奏參平陽知縣黃梅虧空勒借及母喪演戲。吳榮烈(夏口人)等人呈繳田單、借票以證實其事。案情幾經反復,最後定案,黃梅處斬,有關官吏十余人受處分。
   
乾隆六十年(一七九五)吳榮烈率鄉人在林家院、東門楊、監後陽等處修復外塘一千餘丈。
   
乾隆年間(一七三六~一七九五),江南等地興起小兒班,戲曲自此在今蒼南境內盛行。清末至民國,先後辦過和調、昆劇等學館(劇社)不下三十所。
   
嘉慶五年(一八○○)五月至六月,多在浙閩海上武裝走私的蔡牽船隊,有戰船七十餘艘泊於北關島,被知縣楊、副將徐琨率團練、鄉勇擊退。此後,官兵多次在北關、炎亭等海面與蔡牽夫婦所率船隊激戰。十四年,蔡牽被浙、閩兩提督(邱良功、王得祿)合兵擊敗,戰死于黑水洋。
   
嘉慶十二年(一八七),平陽知縣徐映台擅增田賦,岱下(在今滬山鄉)生員莊以蒞上書申訴。當徐映台率官兵至靈溪捉拿莊以蒞時,大門村民群起搶奪並打官。後莊以蒞被處絞刑,為首搶奪莊以蒞者許鴻志被斬決。麻步(在今平陽縣)林鐘英被誣與莊案有牽連,被抄家,訴冤司道與府,俱不理,便赴京控告。十四年,欽使來溫州審實定案:徐映台流放吉林,有關官吏十四人受處分。
   
嘉慶十四年(一八九)七月十七及,颶風暴雨,屋瓦皆飛。平地水深數尺,江口塘壞。災後,知縣周鎬令砌石護堤,曆十餘月竣工。同時,鄉民吳履墀等於燕窩埭築燕窩陡門(即東魁陡門)。
   
嘉慶十六年(一八一一)夏旱至秋,禾苗盡枯,大饑。赤洋山(礬山)貧民挖白石粉(觀音土)充饑,多脹死。
   
道光二年(一八二二)南坪漁民九四人上控庠生方騰蛟父子獨佔王孫門漁場,首事林可局反被捆綁毆打。漁民群集府台呼冤,始行複勘。五年,下令:飭將草嶼等處作為官海,聽民釣捕,戶稅銀豁免
   
道光十一年(一八三一),夏口吳乃伊(榮烈子)率眾重修東塘毛家灣至泮河段,同時疏浚塘內河道,於塘外挖溝通海。經二年完工。
   
道光十八年(一八三八),鴻臚寺卿黃爵滋奏請禁煙,稱平陽之南港、赤溪、金鄉等處向有栽種,熬煙售賣上至官府縉紳,下至工商優隸以及婦女僧尼道士,隨在吸食,買賣煙具于市日中
   
道光二十九年(一八四九)五月初二日,蒲門雷雨,山水驟發,平地水深丈餘,堤壩崩毀,人物漂沒。
   
鹹豐三年(一八五三)六月十八日,颶風大雨。至二十九日雨霽,平地水深六七尺,田廬盡淹,大歉收。潮水沖毀黃粱(今宜山黃良)埭,鄉人楊配篯、方履墀等出資重修。
   
鹹豐八年(一八五八)六月二十六日,朱家站(在今鳳江鄉)人朱秀三與錢倉趙起等八人在錢倉北山廟結盟起義,以刻有金錢義記的銅錢為記,稱金錢會。入會者達數千人。十一年,楊配篯等以減租誘使佃農加入團練,防守江南,金錢會未能進入。
   
鹹豐年間(一八五一~一八六一),宜山產白胚棉布,寬七寸、長八丈為一匹,十匹卷成一筒,稱筒布。行銷福建等省,歷數十年不衰。
   
同治元年(一八六二),南北港溺嬰甚多,知縣餘麗元出示嚴禁,並勸設育嬰堂以收棄嬰。楊配篯捐田四百畝作為基金田。
   
光緒二年(一八七六)六月十一日,颶風大雨,西塘被沖毀,南港水入江南稻田,浸七八日不泄,歉收。楊鏡澄(配篯子)出資重修西塘。
   
光緒八年(一八八二),湯肇熙接任平陽知縣,以愛民養士為任,革除溺嬰、械鬥以及借賽神、競渡以斂錢等陋俗,並勸建書院、社學。
   
光緒十四年(一八八八),民間盛行花會,會頭糾眾賭博,擾亂民生。知縣彭寶謙下令燒花會壇,拿辦賭頭。
   
光緒十六年(一八九),湖廣店(在今仙居鄉)建立作坊印染土布。
   
光緒二十一年(一八九五)五月,江南鄉間盛傳廟中神像多被毀壞系教民所為,鄉民揚言欲拆教堂。溫州知府聞訊,派兵彈壓,激起民憤,遂拆毀蕭家渡教堂及龍船(在今仙居鄉)教民住房。教士上訴,後經縣紳調解,賠款四千四百枚銀元始平息。
   
光緒二十五年(一八九九)冬,晉咸康四年(三三八)刻石的吳故舍人立節都尉晉陵丹徒朱曼妻地莂在鯨山石峰下(在今雲岩鄉)出土。地莂篆書,已見向隸書轉變形跡,對文字學、民俗學、書法等研究均有很大價值。
光緒二十六年(一九○○)五月,第七河(在今白沙鄉)陳章氏與蔡郎橋(在今平陽鼇江)神拳會首金宗財等回應北方義和團運動,提出除滅洋教口號。六月,毀多處耶穌教堂及教民房屋。此時江南亦組織民團,張家堡人楊鏡澄任團練總董,防守江南。十七日,神拳會眾自鼇江至錢庫,被都司藍蔚廷所率兵勇及江南民團擊敗,後陳章氏、金宗財均被殺害。
   
光緒二十八年(一九二)五月,白沙劉店人劉紹寬等主持籌辦的平陽縣學堂開學,設英語、算學、史、地等科。二十九年定為中學堂。三十四年改為高等小學。
   
光緒二十九年(一九三),靈溪的吾南書院改為吾南初等小學堂,金鄉的師山書院改為志成初等小學堂,白沙劉店創辦白沙初等小學堂。
   
是年,南港水災。繁枝人陳維廳率千餘人到鎮江決堤排水,渡龍人反對,釀成嚴重械鬥。宣統三年(一九一一)七月,大水沖決藻溪堤塘。冬,渡龍人與繁枝人又因修塘糾紛,雙方集眾械鬥,繁枝被打死二人。
   
宣統三年(一九一一)九月十七日,平陽接省電,知杭州光復。十九日,通知各鄉鎮自治議董,二十一日,掛白旗,宣告平陽光復。縣政仍由知縣田澤深主持。十月初十日,縣公署設參事和民政、財政、教育等科,知縣改稱民事長。
   
宣統年間(一九九~一九一一),鎮下關商人聞臺灣災情嚴重,將糙米轉運臺灣出售,每日販運者相繼不斷。

 

民國

 

    元年(一九一二)六月九日,平陽縣知事因禁種罌粟不力,被浙江都督府記大過一次,並令其嚴密查辦有關牙戶。
   
二年(一九一三)一月,于古鼇頭(在今平陽縣鼇江鎮)設平陽收運官局,管理南監場鹽務,並收閩場(沿浦場)鹽稅。二月十八日至三月四日,平陽知事周繼善至江南、藻溪一帶禁煙。
   
是年,經濟部撥工賑款六千餘元,由周宏毅、陳承紱主持疏浚南港(今橫陽支江)、重建凰浦陡門。四年浚訖渡龍、樓石、皮刀三匯,六年凰浦陡門竣工。
   
三年(一九一四)四月,平陽知事項霈到江南禁煙,在白沙劉店懸賞:破獲煙苗一株者獎一元五角。還槍斃吸煙村警一人。
   
四年(一九一五)八月,設修志局,劉紹寬任副纂,著手編纂《平陽縣誌》。至民國十四年修成。
是年,陳一新、範平等築馬站石堤,自岑山至馬站,長百餘丈,與清初陳景灝所建自玉蟾洞至岑山外的老堤相接。
   
五年(一九一六)三月,礬商朱慎思等合辦振華公司。同年,殷汝驪、林贊卿等成立東甌明礬實業公司,後改組為興記礬廠,產品馳譽滬、港。
   
六年(一九一七)七月,于觀美建立溫屬改良制糖廠,出產白糖、黃糖、赤砂糖、冰糖。
   
是年,宜山鎮陳雨亭於當地倡辦培英圖書館,籌資千元,建西式平房五間,收藏清末著名學者、縣學訓導吳承志藏書。
   
八年(一九一九)十月,金鄉3所小學師生三四百人,回應五四運動,上街遊行。
   
是年,西醫師劉雲伍(白沙人)、王惠川(金鄉人)等五人聯合在平陽縣城創辦平陽醫院。
   
九年(一九二)八月,颶風暴雨,九月二日至六日又發洪水,西塘沖決二十九處,水經旬不退。南港、江南災情嚴重。
   
是年,江南自治會委員楊慕份請准錢糧帶征,得款九千三百餘元,修築西塘及浦西埭。並以餘款充修東塘,改湫為陡。十二年動工,次年五月完成。
   
是年,金鄉同春醬園所產醬油暢銷溫杭滬等市、閩粵兩省及東南亞等地。
   
是年,碗窯所產土碗旺銷,至十九年,最高年產量達三十一萬六千八百筒(每筒十碗)。抗日戰爭開始後,因海運封鎖、交通受阻而產量大減。
   
是年,設宜山、金鄉、靈溪、馬站高等小學。
   
十二年(一九二三)四月十六日,駐白沙鹽警槍殺鹽民劉開挺。六月三日,鹽民吳信直率眾夜襲方良鹽倉,殺死鹽警二人,傷一人,繳獲長槍七支,並放火燒倉。
   
秋,實行新學制:宜山、金鄉、靈溪、馬站等高等小學改為完全小學,國民小學改為初級小學。
   
是年,周家棲村(在今江山鄉)創辦華民碾米廠。
   
十三年(一九二四)八月二十日,閩浙軍閥混戰,是日閩軍彭德銓部至靈溪,浙軍郝國璽部守冬瓜山(東江山)。二十一日閩軍至蕭家渡。二十二日雙方開火。二十五日郝軍退向海門。二十七日閩軍進入縣城。
   
是年,滬商達興公司開闢鼇滬航線。
   
十四年(一九二五)七月,溫州學生聯合會主席蘇中常(錢庫人)等來江南進行反日救國活動。八月九日,林珍、李孚忱等在錢庫震南小學成立江南救國會,並發動青年二百余人,於沿海查封、禁運日貨。
   
十五年(一九二六)秋,共產黨員遊俠等回鄉,開展黨的工作,十月,王國楨、張培農以中央農運特派員身份,由廣州回鄉開展農民運動。十一月,遊俠等以個人身份參加國民黨,秘密組成國民黨平陽縣臨時黨部。
   
十二月,河口葉村(在今靈江鎮)人劉大珠因對口新渡常翻船溺人,於七字山麓築橋,傾家賣田六畝以付費用,不足,港陳村鮑周論助百元,橋成。
   
冬,三大廟村(在今江山鄉)謝承權自辦厚生蠶種場,招收生徒,改良蠶種,發展蠶桑業。
   
是年,下澇村李培台經營萵苣加工出口,年產二千噸以上。
   
十六年(一九二七)一月,平陽縣農民協會成立,張培農任主任。二月至三月,江南白沙、環川、雲頭垟和馬站等地農民協會相繼成立,並開展反對土豪劣紳、廢除苛捐雜稅和減租減息等鬥爭。同時在宜山組織手工業工會聯合會。
   
二月十一日,北伐軍曹萬順部從福建經靈溪到平陽。在今蒼南境內國民黨員開始公開活動。
   
二月十八、十九兩日,江南白沙等地數千鹽民出動燒毀所有鹽堆。
   
三月,礬山工會成立,首次向資方要求增加工資。罷工三日後,資方同意提高工資一成。
   
四月八日,江南等地農民協會會員千余人,集中平陽縣城,鬥爭劣紳吳醒玉。
   
四月十七日,蔣介石發動四一二反革命政變的消息傳至平陽。接著改組國民黨平陽縣臨時党部,成立非常執行委員會,開始清黨
   
五月一日,縣總工會成立,在縣城舉行大遊行。
   
十七年(一九二八)二月,成立中共平陽縣委。六月,王屏周、林平海在鯨頭(在今雲岩鄉)龍隱寺(俗名庵基堂)主持召開永嘉、裏安、平陽三縣聯席會議,具體部署暴動。
   
六月二十七日,林子海、遊俠、林珍、葉廷鵬等率領農民武裝攻打平陽縣城,失利。二十八日,林平海、林公亮、周士元被捕,後犧牲。
   
六月三十日,吳信直等夜襲金鄉員警公所,繳獲全部槍械。
   
七月,橋墩小沿村農民吳春潘所種煙草參加智利肥料普及會在上海舉行的國際煙草比賽,獲頭獎。
   
二月十日,台州海寇在中墩登陸,竄至赤溪搶掠燒殺。
   
十八年(一九二九)八月十八日至十一月五日,旱七十九天,蟲災盛發,農田無收,米價高漲。
   
是年,鼇江開闢南至汕頭、香港,北通大連、營口新航線。
   
十九年(一九三)三月二十六日,在浙南紅軍遊擊總指揮部工作的王國楨,帶領二十一人抵白沙。四月九日繳獲甌鹽公所緝私營十余支槍。
   
三月,白沙鄉塗廠發生鼠疫,數日間死十餘人。
   
五月二十四日晨,中共平陽縣委組織江南農民武裝四百餘人,配合中國工農紅軍第十三軍雷高升部攻入平陽縣城。下午因戰鬥失利而撤退,共犧牲一百九十二人。
   
是年,改村裏制為鄉鎮制。縣以下置區、鄉(鎮)、閭、鄰四級。
   
二十年(一九三一)鎮下關設海關分卡。
   
二十二年(一九三三)秋,江南、南港農民組織農會,開展二五減租等鬥爭。次年三月,蔣介石據舥艚鄉鄉長呈報,密令浙江省政府解散農會,拿辦為首者。江南、南港等地農會被迫停止活動。
   
二十三年(一九三四)四月,蒲門陳昌會、礬山林輝山等與中共福鼎縣委取得聯繫後,成立中共平陽支部。次年三月,福鼎縣委以平陽支部為基礎,成立平陽中心區委。
   
是年,宜山陳青鎖出資創辦江南兒童昆劇科班,次年演出。後改名江南春,頗負盛名。
   
是年,江南發生垟頭與山北、泮河與東門垟、張家堡與希賢等多次宗族械鬥。
   
二十四年(一九三五)四月一日起,平陽全縣推行保甲制度。
   
六月,中共閩東特委決定在福鼎、平陽(今蒼南)邊區成立鼎平縣委。
   
六月,建立中共江南區委,屬中共平陽縣委領導。
   
八月,國民黨進行清剿,昌禪根竹坑等村,被燒毀房屋百餘間,被殺害群眾三十多人。
   
十月五日,劉英、粟裕率領的紅軍挺進師與中共閩東特委會合。十一月七日,成立中共閩浙邊臨時省委,劉英任書記。次年三月,成立浙南特區委員會,鼎平縣委歸浙南特委領導。
   
十月,葉廷鵬、陳鐵軍、陳急沖等在雲頭垟(在今雲岩鄉)成立紅軍遊擊隊江南支隊(又名衝鋒隊)。
   
是年,江口、白沙、舥艚、炎亭、小 等地洋貨走私活動猖獗,每批數達巨萬。
   
二十五年(一九三六)五月,架設靈溪至礬山、鼇江至宜山、錢庫至金鄉等鄉村電話及軍用電話線路。
   
六月,中共閩浙邊臨時省委決定以鼎平縣委領導的平陽中心區委活動地區為基礎,建立中共平陽縣委,周建生任書記(此時存在兩個平陽縣委,另一個是中共浙南臨時革命委員會領導的平陽縣委)。
   
八月,鼎平縣、平陽縣(此系周建生為書記的平陽縣委活動範圍)人民革命委員會成立,各區亦相繼成立區人民革命委員會。
   
九月,鼎平縣人民革命委員會在埔坪、華陽、五鳳等地開展分青苗鬥爭,並組織貧農團、少年團、手工業工會、雇農工會、婦女會等群眾團體。
   
十月十三日,國民黨蒲門防務會長林友森派兵到界牌村(在今雲亭鄉)清剿,燒毀房屋一百多間。十八日,複至福掌村縱火,燒瓦房九十六間,草房二十八間,殺害革命群眾四人,全村五十二戶二百二十人無家可歸。
   
十月,中共鼎平縣委書記江如枝率肅反隊六七十人駐紮五岱,與自福鼎來襲的國民黨軍激戰。
   
十一月二十七日晨,國民黨軍在牛角灣村(在今華陽鄉)縱火,燒毀房屋一百二十七間,燒死一人。
   
十二月,閩浙皖贛邊區主任公署主任劉建緒調集兵力,進行圍剿。十九師唐伯寅旅旅部駐靈溪。在礬山、馬站、赤溪、藻溪、橋墩等處建造碉堡,實行聯保聯甲、移民並村,進行清鄉、搜山。
   
二十六年(一九三七)二月十五日,浙南紅軍遊擊隊繳獲駐八岱宮的宜山團防局壯丁幹部隊全部槍械四十余支,擊斃隊長葉沖霄等二人。
   
春,因藻溪小學校舍被國民黨駐軍所毀,章壽田、章濤兄弟捐獻五間樓房一座,及前後院餘地共四千二百平方米,以作校址,又捐獻學田二百畝,作為辦學經費。
   
春,國民黨軍加緊圍剿,鼎平、平陽縣委隨浙南特委轉移到朝陽山。
   
七月一日,平陽縣地政處成立,開始丈量全縣土地。
   
七月,知識青年吳明允等十餘人在宜山成立平陽縣宜山區抗敵後援會,開展救亡活動。後併入平陽青年抗日救亡團為宜山分團,有團員二千六百人。南港、礬山、馬站等地也各建分團。
   
九月十六日,自三月二十五日黃先河、吳毓以中共閩浙邊臨時省委和臨時省軍區名義,發出《停止內戰、一致抗日,致國民黨閩浙皖贛邊區主任公署和閩浙兩省當局》的快郵代電後,中經兩次談判,至此談判成功,簽訂協議。
   
是年,宜山建立筒布市場。
   
二十七年(一九三八)二月十三日,溫州至橋墩門公路建成試車。
   
三月十八日,閩浙邊抗日遊擊總隊五百餘人,在粟裕率領下開赴皖南,編入新四軍。陳鐵軍、陳急沖、林穀、莊鶴生、章力行等隨軍起程。
   
冬,平陽縣衛生署改為縣立醫院,在江南區設分院。
   
二十八年(一九三九)一月,平陽縣政府設防共委員會,成立自衛大隊。
   
四月一日,平陽進行全縣戶口大檢查。
   
六月二日,日本侵略軍飛機在鎮下關投彈三枚,炸死一人,毀漁船一只。
   
六月,為抵禦日軍入境,毀永瑞平公路;平陽縣政府在鼇江入海處沉船投石,實行封港。
   
七月五日,平陽縣政府下令:六日至十五日,來往人等均須使用通行證,無證壯丁即充兵役。
   
七月二十五日,平陽縣長徐用調任,張韶舞接任。此後平陽掀起反共高潮。
   
二十九年(一九四)春,糧荒。靈溪青年抗日救亡團團員五十人,於靈溪至蕭江渡、靈溪至滬山航道,查獲走私大米萬餘斤,售給無糧、缺糧戶。
   
五月十三日,日機在宜山投彈四枚,死一人,傷五人。八月十六日,日機四架又在方岩下等處投彈,死七人。
   
十月十五日,日機6架在鎮下關投炸彈十五枚,燒夷彈三枚,並用機槍掃射,死十三人,毀房一百一十三間。
   
三十年(一九四一)四月初,霞關鎮事務員兼警備隊長共產黨員章志中被捕,押往前岐。中共鼎平縣委指示霞關鎮長、礬山鎮長(均為共產黨員)並聯絡昌禪鄉長,以章志中需親自至霞關移交戶口普查工作為由,聯名向昆南區長請求,暫時保釋。區長同意期限三天,並以三名鄉鎮長為人質。十一日,按照鼎平縣委部署,章志中率領霞關警備隊,繳了霞關自衛分隊槍支。
   
五月,國民黨召開福鼎、平陽、泰順三縣邊境聯防委員會。會後,各縣成立剿匪指揮部,到處築碉堡、建立封鎖線,進行搜山。
   
六月十八日,中共鼎平縣委書記陳伯恭在桐橋(在今項橋鄉)被捕犧牲,歐陽寬代理書記。七月二十六日,歐陽寬在望州山被捕,九月五日犧牲。鼎平縣委停止活動,共產黨基層組織遭嚴重破壞。
   
七月至九月,中共平陽縣青運幹事施仲霖、組織幹事施澤民等先後叛變,南港、江南黨組織被破壞殆盡。
   
三十一年(一九四二)六月四日,日軍二百餘人在大漁登陸。五日,日艦九艘進犯霞關,毀房屋二百一十四間,殺害群眾四人,傷數十人,搶去大量物資。
   
三十二年(一九四三)一月,日艦一艘在大漁官山附近被同盟軍飛機炸沉。一九五九年由省交通廳組織力量排除。
   
二月,三民主義青年團平陽分團成立。
   
三月,國民黨在橋墩設閩浙邊綏靖指揮所,對福鼎、平陽、泰順3縣共產黨進行清剿
   
九月十三日,崳山維持會主席蔡功、秘書長林成(即林友森)率領偽軍在赤溪登陸,被縣自衛隊擊退。
   
十二月二十二日,平陽縣立簡易師範學校在宜山鎮創辦。陳倬甫(陳家堡人)捐獻基金田二十畝。
   
是年,宜山創辦民營復興布廠,首先使用機器生產。
   
是年冬,靈溪區動員壯丁萬餘人,歷時二十天,疏浚橫陽支江及靈(溪)蕭(江)塘河。
   
三十三年(一九四四)三月八日,大刀會會首董仁漲率會眾自南麂島出發,至關嶴頭(在舥艚鎮)登陸,先後與國民黨部隊七次激戰。二十九日,國民黨部隊火燒錢庫街,濫殺無辜。張韶舞還令砍下人頭百餘顆運至縣城示眾。次年六月,董仁漲、朱超高等大刀會眾五百五十一人被收編為護航支隊。
   
三十四年(一九四五)四月,平陽縣地方自衛委員會成立。宜山區、靈溪區、馬站區設分會,進行反共活動。
   
五月二十七日,入侵溫州的日軍後藤聯隊,為接應在福建省的日軍北撤,侵犯縣城。六月三日,向宜山進犯,至甲底村,遭便衣隊鄭英等三人伏擊,傷日軍一人,鄭英等俱陣亡。次日上午,日軍兩路夾攻宜山,焚燒楊公祠。
   
六月六日,日軍自福建經分水關、橋墩、靈溪至平陽縣城與入侵平陽日軍會合。沿途劫掠、姦淫、拉夫、縱火。九日至十日,撤出平陽。日軍騷擾近半月,在今蒼南境內,被殺害三十五人,傷四十九人,被焚毀房屋四百三間。
   
九月八日,共產黨領導的鼎平海防隊聯合大刀會蔡月祥會眾在長沙登陸,圍攻駐南坪的縣護航支隊第二大隊第三中隊,繳獲輕機槍一挺,小鋼炮八門,長短槍五十余支。十七日,進駐霧城、魁裏等地,與駐馬站的國民黨部隊對峙。二十二日,遭到已被收編的偽軍蔡功部與駐馬站的國民黨武裝夾擊,向瑞平泰邊境撤退。
   
十月十日,取消食鹽公賣制度。
   
三十五年(一九四六)六月,平陽縣長張韶舞調任,平陽城大街小巷遍貼揭發張韶舞罪行的漫畫和標語,千餘群眾集會要求清算血債。張韶舞以武裝自衛,悄然離去。
   
七月中旬,縣成立清鄉委員會。二十四日,縣長王啟煒到南港、江南等區督導清鄉
   
是年,霞關有三十餘家商號恢復對台貿易。有八十多人赴台經商。
   
三十六年(一九四七)一月一日,平陽縣政府公佈,凡屬土布製造業,其直接發售者均予免稅。宜山花紗行購銷額大增。
   
八月三日,中共鼎平縣委派員擊斃國民黨馬站區代區長葉菁。二十三日,又於埔坪擊斃反動保長王友臣,並進行政策宣傳。於是南宋有國民黨員、三青團員和保隊附等一百多人,表示悔過自新。
   
九月五日,平陽、泰順、福鼎三縣在泰順鵬山召開聯防會議。由平陽縣負責橋墩、莒溪、矴步頭一線防共工作。
   
九月,中共江南區委成立,屬平陽縣委領導。
   
一月十日,成立平陽縣綏靖委員會。十六日,成立平陽縣自衛總部,下設六中隊、十八分隊,於各地建碉堡,組織情報網。
   
三十七年(一九四八)一月四日,中共江南區委書記在對口擊斃國民黨便衣一人,縣清鄉隊遂洗劫對口,逮捕二十餘人,共產黨員三人被殺害。
   
九月二十六日,中共平南區委配合浙南第十區隊,夜襲靈溪員警所,擊斃所長,繳獲各種槍支二十六支,子彈數千發。
   
十月二十四日,浙南第三縣隊襲擊橋墩碉堡,擊斃國民黨靈溪自衛隊三人,俘二十九人,繳槍三十一支。
   
三十八年(一九四九)四月二十三日,駐馬站的國民黨軍政人員下海逃亡。次日,中共蒲門區委進駐馬站鎮。
   
四月底,中共江南區委率領蔡裏(在今夏口鄉)民兵追捕國民黨殘兵至金鄉,繳獲步槍二十一支,手榴彈十六枚,子彈一千餘發。
   
五月八日,中共平南區委組織民兵二千多人,在下東區委和南鶴區委組織的民兵支援下,圍攻靈溪。九日,駐靈溪的國民黨軍政人員逃往平陽。
   
五月九日,江南區委策動駐繆家橋的鹽警隊起義,十日區委進駐宜山鎮。
   
五月十日,平陽縣長羅傑及駐縣的浙江保安二旅旅長陳柬夫率部逃向海外。
   
五月十二日,中國人民解放軍浙南遊擊縱隊第一支隊第三大隊,從溫州經縣城開赴鼇江,中共平陽縣委機關和警衛隊亦進入縣城。平陽縣解放。

 

原文地址:http://blog.sina.com.cn/s/blog_574dff1c0102va3d.html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网站观点,欢迎共同探讨。

出处:浙南林氏源流网http://www.znls.net  转载时请注明出处和网址

相关评论
Copyright 2011-2014 znls.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华林氏浙南源流群:35981147  管理员 pcfun123@163.com 浙ICP备130257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