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文集志书

【元】林坤《诚斋杂记》

时间:2015-5-14 1:56:15   作者:林坤   来源:网络转载   阅读:1023   评论:0
内容摘要:【元】林坤《诚斋杂记》    底本据津逮秘书本,以宛委山堂《说郛》(卷三十一)本为校本。    诚斋杂记叙  余家藏《诚斋杂记》,记事甚奇,目所未见者什九,第不着集者姓名。近览《狐穴余编》,有会(嵇)〔稽〕林太史载卿者,少好程朱之学,以诚意为入道之要诀,故额其斋曰诚。后在翰苑,与...

 【元】林坤《诚斋杂记》

【元】林坤《诚斋杂记》

  

  底本据津逮秘书本,以宛委山堂《说郛》(卷三十一)本为校本。

 

  

  诚斋杂记叙

 

  余家藏《诚斋杂记》,记事甚奇,目所未见者什九,第不着集者姓名。近览《狐穴余编》,有会(嵇)〔稽〕林太史载卿者,少好程朱之学,以诚意为入道之要诀,故额其斋曰诚。后在翰苑,与同官不相中,遂挂冠而归,郁郁不自得,乃日事歌舞畅饮,无复有用世志矣。其所著书并诗文凡十二种,《杂记》其一也。秖以其中多艳异事,非宿士所宜述,故遂隐其名。昔孔子删诗,淫奔仍载;释迦说法,摩登弗遣,安在其讳?且君子之过如日月之食,况非过乎!故特表而出之,使后世君子知太史之厚于才而薄于位,不得已而逃于是,与魏之信陵共称之也。是为序。太史讳坤,字载卿。丙戌嘉平望日,永嘉周达观撰。

 

  卷上

 

  萧仙,宣王之末,史籍散乱。萧仙能文,着本末以备史之不及,人以史称之,实无名也。

 

  长安士女游春野步,遇名花则藉草而坐,解裙四周遮绕如奕碁,谓之「裙幄」。

 

  禹治水过轘辕山,化为熊。谓涂山氏女曰:「闻鼓声乃来饷。」禹排石误中鼓,涂山氏往,见禹作熊,惭而去,至嵩山下化为石,方孕启。

 

  后魏曹彰,性倜傥,偶逢骏马,爱之。其主所惜也,彰曰:「彰有美妾可换,惟君所择焉。」马主因指一妓,彰遂换之。马名白鹊。故后人作〈爱妾换马诗〉,奏之弦歌焉。

 

  燕太子丹质于秦,秦王遇之无礼,乃求归。秦王为机,置之桥,欲以陷丹,丹过之,蛟龙捧轝而机不发。

 

  蔡州丁氏女精于女红,每七夕祷以酒果,忽见流星坠筵中。明日瓜上有金梭,自是巧思益进。

 

  白乐天有姬善舞,名「春草」。

 

  吴潘章少有美容仪,时人竞慕之。(定)〔楚〕国王仲先闻其美名,故来求为友,因愿同学,一见相爱,情若夫妇。便同衾共枕,交游无已。后同死,(而求)〔家人〕大哀之,因(令)〔合〕葬于罗浮山,冢上忽生一树,柯条枝叶,无不相连。时人异之,号为「共枕树」。

 

  阮简字茂弘,为开封令,县侧有劫贼,外白甚急,数阮方围碁长啸。吏云:「劫急。」阮曰:「局上有劫亦甚急。」其耽乐如是。

 

  黄昌为州书佐,妻遇贼相失,后会于蜀,复修旧好。

 

  张员妻,黄氏女也,名帛。员乘舟覆没,求尸不得,帛至没处滩头,仰天而叹,遂自沉渊。积十四日,帛持员手于滩下出。

 

  汉末零陵太守有女甚娃,窥门下书佐,悦之,使婢取盥手水,窃饮而有娠。生子能行,太守抱儿,使求其父,儿直上书佐膝,书佐推之,儿仆地为水。

 

  桓玄宠丁期,朝贤论事,宾客聚集,桓在背后坐,食毕便回盘与之。期虽被宠,而谨约不敢为非。玄临死之日,期乃以身捍刃。

 

  曹着见庐山夫人,夫人命女婉与着相见。婉见着欣悦,命婢琼林取琴出,婉抚琴而歌,歌毕便还去。

 

  洞庭有二穴,东南入洞,幽邃莫测。昔阖闾使令威丈人寻洞,秉烛昼夜而行,继七十日不穷而返。

 

  韦洵美宠姬为罗绍威所夺。姬名素娥,姓崔氏,善谐谑。洵美夜宿一寺,长吁而寝,曰:「何处人能报不平事。」寺有行者,排闼而入,曰:「先辈有何不平事?」洵美具语之。歘然出门而去。至三更,忽掷一皮囊入门,乃贮素娥而至。后遂不知所之。

 

  锦瑟,令狐楚家青衣也。

 

  有书生遇神女,见胡僧指之曰:此西王母第三女玉巵娘也。

 

  炀帝将幸江都,东都宫女半不随驾,泣留帝。帝意不回,因戏题二十字赐之,云:「我梦江都好,征辽亦偶然。但存颜色在,离别只今年。」

 

  真腊有石塔,塔中一铜卧佛,脐中常有水流,味如中国酒,易醉人。

 

  吴人薛昙舍宅为慈悲寺。

 

  杨素有美妾,姿色绝伦。时有千牛桑和,有妖蛊异术,常一见妇人即便能致。炀帝使窃之,素宅深邃,和朝奉诏,夜便窃以送帝。帝奇其能,诏素赐之。吁,和之术何异昆仑奴乎?安知非剑仙也。

 

  海人鱼,状如人,眉目口鼻手足皆为美丽女子,无不俱足。皮肉白如玉,灌少酒便如桃花,发如马尾,长五六尺,阴形与丈夫、女子无异。临海鳏寡多取养池沼,交合之际,小不异人。

 

  王纶女为鬼所凭,自称为燕华君。有〈雪诗〉云:「何事月娥期不在,乱飘瑞叶落人间。」谓天上瑞木,开花六出。

 

  崔生入山,选仙女为妻,还家得隐形符,潜游宫禁,为术士所知,追捕甚急。生逃还山中,隔洞见其妻,告之。妻掷锦袜成五色虹桥度崔,追者不及。

 

  孔子使子贡〔出〕,久而不来,孔子命弟子占之,遇鼎,皆言无足不来。颜回掩口而笑。子曰:「回也哂,谓赐来乎?」对曰:「无足者,乘舟而至也。」果然。

 

  焦先日入山伐薪以布施,先从村头一家起,周而复始。

 

  神女杜兰香降张硕。硕问祷何如,香曰:「消摩自可愈疾,淫祀无益。」消摩,药也。

 

  沈羲为仙人所迎,见老人以金按玉盘赐之。后授官为「碧落侍郎」。

 

  李陶,交趾人,母终。陶居于墓侧,躬自治墓,不受邻人助,羣乌衔块助成坟。

 

  吴郡沈丰为零陵太守,到官一年,甘露降五县,流被山林,膏草木。时人歌之。

 

  锺陵西山有游帷观,每至中秋,车马喧阗十里。若阛阓豪杰,多召名姝善讴者,夜与丈夫间立握臂,连踏而唱,惟对答敏捷者胜。太和末,有书生文箫往观,覩一姝甚妙,其词曰:「若能相伴陟仙坛,应得文箫驾彩鸾。自有绣襦并甲帐,琼台不怕雪霜寒。」生意其神仙,植足不去。姝亦相盻,歌罢,独秉烛穿大松径,将尽,陟山扣石,冒险而升。生蹑其踪。姝曰:「莫是文箫耶?」相引至绝顶,坦然之地。后忽风雨,裂帷覆机。俄有仙童持天判曰:「吴彩鸾以私欲泄天机,谪为民妻一纪。」姝乃与生下山,归锺陵,为夫妇。

 

  先主入蜀,权遣船迎妹。妹回至焦矶,溺水而死,今俗呼为焦矶娘娘。

 

  卢虔后妻元氏,升堂讲老子《道徳经》。虔弟元明,隔纱帷听之。

 

  杨玠娶崔季让女。崔家富图籍,殆将万卷。成婚之后,颇亦游其书斋,既而告人曰:「崔氏书被人盗尽,曾不知觉。」崔遽令检视之,玠扣腹曰:「已藏之经笥矣。」

 

  海盐陆东美妻朱氏,有容止。夫妻相重,寸步不相离,时人号为「比肩人」。后死合葬,冢上生梓树,同根二身,相抱而合成一树。每有双雁,常宿于上。孙权封其里曰「比肩」,墓曰「双梓」。后子弘与妻张氏,亦相爱慕。吴人又呼为「小比肩」。

 

  桃源女子吴寸趾,夜恒梦与一书生合,问其姓氏,曰:「仆瘦腰郎君也。」女意其休文昭略入梦耳,久之若真焉。一日昼寝,生忽见形,入女帐,既合而去,出户渐小,化作蜂,飞入花丛中。女取养之。自后恒引蜜蜂至女家甚众,其家竟以作蜜兴,富甲里中。寸趾以足小得名,天宝中事也。

 

  唐末有乔子旷者,能诗,喜用僻事,时人谓之「狐穴诗人」。

 

  阳县地多女鸟,新阳男子于水次得之,遂与共居,生二女,悉衣羽而去。豫章间养儿不露其衣,言是鸟落尘于儿衣中则令儿病,故亦谓之飞夜游女。

 

  沈文季为吴兴太守,饮酒至五斗。妻王锡女,饮酒亦三斗。文季与对饮竟日,而视事不废。

 

  荆轲之燕,太子东宫临池而观。轲拾瓦投龟,太子令人奉盘金。轲用抵,抵尽复进。轲曰:「非为太子爱金,但臂痛耳。」

 

  辽东人以白头豕为奇兽,献之天子。

 

  鹤头书,古者用之以招隐士。

 

  张堪物故,南阳饥,朱晖闻堪妻子贫穷,乃自往候视其困厄,分所有以赈给之。岁送谷五十斛,帛五匹以为常。注曰:「堪尝云:『欲以妻子托朱生。』」

 

  辽东马仲叔、王志都,相知至厚,叔先亡,忽见形,谓志都曰:「吾不幸先亡,心恒相念。念卿无妇,当为卿得妇。」遂与之。期至日,大风,昼昏,向暮,果有妇人在寝室中。志都问其由,曰:「我河南人,父为清河太守。临当见嫁,不知何得至此。」志都告之,故遂成夫妇。往诣其家,大喜,以为天相与也。志都后为南郡太守。

 

  汾阴女子吴淑姬未嫁夫亡。未亡时晨兴靧面,玉簪坠地而折,已而夫亡。其父以其少年,欲嫁之,女誓曰:「玉簪重合则嫁。」居久之,见士子杨子治诗,讽而悦之,使侍儿用计觅得一卷,心动,欲与之合,启奁视之,簮已合矣。遂以寄子治,结为夫妇焉。后嫁子治,优于内治,里中称之。子治仕至兰陵太守。

 

  扶风马元正妻尹氏,天水人也。元正早死,欲从者久之。其父劝之嫁,尹氏哭指铁井阑曰:「此上生花,我则再醮。」三年而黄芝生于阑上,遂嫁为李暠继室。尹氏幼好学,清辨有志节,以再醮之故,三年不言。抚前妻子踰于己生。暠之创业也,谋谟经略,赞毗居多。事与吴淑姬颇同。

 

  汉武帝时,有竹王兴于豚水。有一女子浣于水滨,有三节大竹流入女子足间,推之不去。闻有声,持归破之,得一男儿。遂雄夷濮氏,竹为姓。所捐破竹于野成林,王祠竹林是也。王尝从人止大石上,命作羹,无水,王以剑击石,出水。

 

  后南越王尉佗举众攻安阳王。安阳王有神人,名皋通,为安阳王治神弩一张,一发杀三百人。南越王知不可战,却军住武宁县,遣太子始降服安阳王称臣。安阳王不知通神人,遇之无道,通便去。安阳王有女名眉珠,见始端正,与通。始问珠,令取父弩视之。始见弩,便盗以锯截弩讫,便逃归报王。王进兵攻之,安阳王发弩,弩折,遂败。

 

  李子昂长七寸。

 

  郑玄师马融,三载无闻,融遣还,玄过树阴下假寐,梦一人以刀开其心,谓曰:「子可学矣。」于是寤而即返,遂洞精典籍。

 

  沈璞字道真。童孺时神闲意审,有异于众。年十许岁,智度便有大成之资。好学不倦,善属文,时有忆识之功,尤谙究万事,经耳过目,人莫能欺之。

 

  权武能倒投入井,未及泉,复跃而出。

 

  赵王李德诚镇江西,有日者自称世人贵贱一见辄分。王使女妓数人与其妻滕国君同妆梳服饰,偕立庭中,请辨良贱。客俯躬而进曰:「国君头上有黄云。」羣妓不觉皆仰首。日者曰:「此是国君也。」王悦而遣之。

 

  秦始皇时有人进守宫,云能典钥人,不敢窃发。又云,置于宫中,宫人之有异志者即吐血污其衣。此二说与茂先《博物志》异。

 

  龙编县功曹左飞,曾化为虎数月,还作吏。则公牛哀事真有之矣。

 

  晋中朝时,县人有使者至洛,其使讫将还,忽有一人寄以书,云:「吾家在观前石间,悬藤即其处也,但扣藤,自当有人取之。」使者谨依其言,果有二人出,取书,并延入水府,衣不沾濡。此与近日柳毅之事何异乎!

 

  顾恺之善丹青,尝悦一邻女,挑之弗从,乃图形于壁,以棘针其心。女遂患心病,恺之因致其情,女从之,遂密去其针而愈。

 

  明德马皇后美发,为四起大髻,但以发成尚有余,绕髻三匝。眉不施黛,独眉角小缺,补之如缥。

 

  天庆观主聂碧窗,有〈哀被虏妇诗〉,为一时称诵。诗曰:「当年结发在深闺,岂料人生有别离。到底不知因色误,马前犹自买臙脂。」

 

  顾恺之痴信小术,桓玄尝以柳叶绐之,曰:「此蝉翳叶也,以自蔽,人不见己。」恺之引叶自蔽,玄就溺焉。恺之信其不见己,以珍重之。

 

  宋武帝节俭,张妃房惟碧绢蚊帱。

 

  鄢阳陈忠女名丰,邻人葛勃有美姿,丰与村中数女共聚终日,共相谓曰:「若得壻如葛勃,无所恨也。」

 

  班孟嚼墨一喷皆成字,竟纸各有意义。

 

  陶侃尝捕鱼得织梭,挂壁,有顷雷雨,梭变成赤龙飞上。

 

  元遗山妹为女冠,文而艶。张平章当揆欲娶之,使人达裕之,裕之辞以可否在妹,妹可则可。张喜,遂往访,觇其所向,至则方自手补天花版,辍而迎之。张询近日所作,应声答曰:「补天手段暂施张,不许纤尘落画堂。寄语新来双燕子,移巢别处觅雕梁。」张悚然而出。

 

  吴隐之为度支尚书,以竹篷为屏风,坐无毡席。

 

  舒州潜山最奇绝,而山麓尤胜。志公与白鹤道人皆欲之,因禀武帝,帝以二人俱有灵通,俾各以物识其地,得者居之。道人云:「某以鹤止处为记。」志公云:「某以卓锡处为记。」而鹤先飞去,至麓将止,忽闻空中锡飞声。志公之锡遂卓于山麓,而鹤惊止他所。

 

  庵罗是果树之名,其果似桃。此树开花,花生一女,国人以园封之,至年十五,颜色端正,国王收为妃子。

 

  陈诜饯别妓江柳云:「鬓边一点似飞鸭,休把翠钿遮。二年三载,千拦百就,今日天涯。杨花又逐东风去,随分入人家。要不思量,除非酒醒,休照菱花。」

 

  沈处黙清静有至行,慕黄叔度、徐孺子为人,独处一室,人罕见其面。

 

  韩凭为宋康王舍人,妻何氏美,王欲之,捕舍人筑青陵台,何氏作〈乌鹊歌〉,歌曰:「乌鹊双飞,不乐凤凰。妾是庶人,不乐宋王。」

 

  吴王夫差小女名紫玉,悦士子韩重,欲嫁之,不得,乃结气而死。重游学归,知之,往吊于墓侧,玉见形抱重,延颈而歌。

 

  弦超梦神女从之,自称天上玉女,东郡人,姓成公,字智琼,蚤失母,天帝怜其孤苦,令得下嫁超。当其梦也,嘉其非常,觉悟钦想。如此三四夕,一旦显然来驾,辎軿车从八婢,服罗绮之衣,状若飞仙,自言年十七。遂为夫妇。

 

  贞元中许商舟行湖中,青衣迎入一府,女郎请书〈江海赋〉,碧玉砚,银水玻黎为匣。

 

  汉时王朗为会稽太守,子肃随之郡,住东斋中。夜有女子从地出,称越王女,与肃欢,晓别,赠墨一丸。肃方欲注《周易》,因此便觉才思开悟。

 

  沈友字子正,吴郡人。弱冠博学,多所贯综。善属文,兼好武事,注《孙子兵法》。又辩于口,每所至,众人默然,莫以为对。咸言其笔之妙,舌之妙,刀之妙,三者皆过绝于人。吴大帝以礼聘之,既至,论王道之略,当时之务,大帝敛容敬焉。

 

  韩熙载北人,仕江南,致位通显,不防闲婢妾,侍儿往往私客。客赋诗,有「最是五更留不住,向人枕畔着衣裳」之句。

 

  王逸少三十七书《黄庭经》,讫,空中有语:「卿书感我,而况人乎。吾是天台丈人。」

 

  刘穆之少时家贫,尝往妻父家乞食,每食毕,求槟榔。江氏兄弟戏之曰:「槟榔消食,君乃常饥,何忽须此。」及为丹阳尹,召妻兄弟,令厨人以金盘贮槟榔一斛以进之。

 

  王彦伯善鼓琴,至吴邮亭,维舟中渚,乘烛理琴。见一女坐于东床,取琴调之,乃〈楚光明曲〉。迟明,女取锦绣赠别,彦伯以玉琴答之而去。

 

  桂阳张硕为神女杜兰香所降,出薯橡子三枚,大如鸡子,云:「食此令君不畏风波,辟寒温。」言:「本为君作妻,精无旷达,以年命未合,有小乖。太岁东方卯,当来嫁君。」曹毗作诗嘲硕,共十二首,甚有文彩。

 

  卷下

  伪蜀辛夤逊梦掌中抽笔,占者曰:「君必迁翰林学士。」果然。

 

  殷秘书愿,夜梦牛皮上有二土,又有赤(土)〔玉〕在其上。其子年十六,解曰:「牛皮,革也。二土是圭字,是鞋字也。赤朱色朱,是珠字也。大人当得珠履乎?」果然。

 

  杨华少有勇力,容貌雄伟,魏胡太后逼通之,华惧及祸,乃率其部曲降梁。太后追思之不能已,为作〈杨白华歌〉,使宫人连臂踏足歌之,声甚凄惋。其词曰:「阳春二三月,杨柳齐作花。春风一夜入闺闼,杨花飘荡落谁家。含情出户脚无力,拾得杨花泪沾臆。秋去春还双燕子,愿衔杨花入窠里。」

 

  东冶亭在汝南湾东南,乃士大夫送行之地。

 

  李后主猎青龙山,一牝狙触网,见主雨泪稽颡,屈指其腹。主悯之,戒虞人保守之,是夕生二狙。

 

  南徐一士子,从华山畿往云阳。见客舍有女子,年十八九,悦之。无因,遂感心疾。母问其故,具以启母。母为至华山寻访,见女,具说。女闻感之,因脱蔽膝,令母密置其席下,卧之当已。少日果差,忽举席,见蔽膝而抱持,遂吞食而死。气欲绝,谓母曰:「葬时车载从华山度。」母从其意。比至女门,牛不肯前,打拍不动。女曰:且待须臾。妆点沐浴,既而出歌曰:「华山畿。君既为侬死,独活为谁施。欢若见怜时,棺木为侬开。」棺应声开。女遂入棺。家人叩打。两家相庆,配为夫妇。

 

  吴故宫有香水溪,乃西施浴处,人呼为脂粉塘。

 

  飞燕骄逸,体微病,辄不自饮食,须帝持匕箸。

 

  真腊王身嵌圣铁,纵使利刃斫之不能为害。

 

  韩信约陈豨从中起,乃作纸鸢放之,以量未央宫远近,欲穿地入宫中。

 

  梁羊侃妾孙荆玉,能反腰贴地衔席上之珍,谓之弓腰。

 

  彭城金氏,少昊金天氏之后。

 

  王珉与嫂婢通,嫂知,挞之。珉好持白团扇,婢制〈白团扇〉歌赠珉,云:「团扇复团扇,许持自障面。憔悴无复理,羞与郎相见。」

 

  滕王湛然善画蝴蝶。

 

  广西妇人衣裙,其后曳地四五尺,行则以两婢前携。

 

  马光祖尹京之日,不畏贵戚豪强,庭无留讼。有士人踰墙偷人室女,事觉到官,勘令当厅面试。光祖出〈踰东墙搂处子诗〉,士人秉笔云:「花柳平生债,风流一段愁。踰墙乘兴下,处子有心搂。谢砌应潜越,韩香计暗偷。有情还爱欲,无语强娇羞。不负秦楼约,安知汉狱囚。玉颜丽如此,何用读书求。」光祖判云:「多情〔多〕爱,还了半生花柳债。好个檀郎,室女为妻也不妨。杰才高作,聊赠青蚨三百索。烛影摇红,记取媒人是马公。」犯奸之士,既幸免罪,反因此以得佳偶。此光祖以礼待士也。

 

  唐玄宗时,柳婕妤适赵氏,性巧,使雕工镂板为杂花,打为夹襭,初献皇后一疋,代宗赏之。

 

  梁太尉从事江从简,年十七,有才思,为〈采荷调〉以刺何敬容。敬〔容〕览之,不觉嗟赏,爱其巧丽。敬容时为宰相。其词曰:「欲持荷作柱,荷弱不胜梁。欲持荷作镜,荷暗本无光。」

 

  王播客扬州木兰寺,僧厌苦之,饭后击钟,播惭,题诗壁上云:「上堂已了各西东,惭愧阇黎饭后钟。」后二纪,镇扬州,访旧诗,已碧纱笼之矣。援笔续云:「三十年来尘土里,于今始得碧纱笼。」

 

  杜牧诗云:「钿尺裁量减四分,纎纎玉笋裹轻云。五陵年少欺他醉,叹把花前出画裙。」若曰「纎纎玉笋」,似此时已纒足矣。

 

  响屧廊以楩梓板铺于地上,西施行则有声,故名。

 

  范蜀公居许下,于长啸堂前作荼縻架,每春季花时,宴客其下,有花堕酒中者,饮一大白,微风过则举坐无遗,当时谓之「飞英会」。

 

  沈后者,望蔡侯君理女也,以张贵妃权宠,动经半年不得御。陈主当御沈后处,暂入即还,谓后曰:「留人不留人,不留人也去。此处不留人,自有留人处。」后答云:「谁言不相忆,见罢倒成羞。情知不肯住,教我若为留。」

 

  贾知微,曾城夫人杜若兰以秋云罗帕裹丹五十粒与之,曰:「此罗帕是织女采玉茧织成。」后大雷雨,失帕所在。

 

  崔氏有词翰,结缡之后,以卢校书年暮,微有嫌色。卢因请赋诗以述懐为戏,崔立成诗,云:「不怨卢郎年纪大,不怨卢郎官职卑。自恨妾身生较晚,不及卢郎年少时。」大笑为乐。

 

  太真夫人,王母小女也,讳婉罗,〔字〕勃遂。临淄有马明生,字君宝,少为贼,伤殆死,遇夫人,见而悯之,与药一丸,立愈。

 

  明生随神女禹章入石室,金床玉几。弹琴有一弦,五音并奏。

 

  孟宗少游学,其母制十二幅被以招贤士共卧,庶得闻君子之言。

 

  李靖以布衣谒杨司空,有一妓殊色,执红拂立于前,独目公。公既去,而临轩,指吏(曰问)〔问曰〕:「处士第几?住何处?」(公)〔吏〕具以对。公归逆旅,其夜五更初,忽闻扣门声低者,起问焉,乃紫衣(带)〔戴〕帽人,杖〔揭〕一囊。公问:「谁?」曰:「妾杨家执拂妓也。」公遽延入,脱衣去帽,乃十八九佳丽人也。

 

  李靖与张氏乘马而去,将归太原,行次灵石旅邸,既设(火)〔床〕,炉中烹肉且熟。张氏以发长委地,立梳床前。公方刷马,忽有一人,中形,赤髯而虬,乘蹇驴而来,投革囊于炉前,取枕欹卧,看张氏梳头。公怒甚。未决,犹自刷马。张氏熟视其面,一手映身摇示公,令忽怒。急急梳头毕,敛袵前问其姓。客曰:「姓张。」张氏曰:「妾亦姓张,合是妹。」遽礼。问:「第几?」曰:「第三。」因问:「妹第几?」曰:「最长。」遂喜曰:「今多幸,逢一妹。」张氏遥呼曰:「李郎且来见三兄。」遂礼之。

 

  崔生谒一品,既别,命红绡送出院。时生回头,妓立三指,又反掌者三,然后指胸前小镜子云:「记取。」余更无言。〖原注:红绡事第一段。〗

 

  崔生既归学院,神迷意夺,语减容沮,怳然凝思,日不暇食,但吟诗曰:「误到蓬山顶上游,明珰玉女动星眸。朱扉半掩深宫月,应照琼芝雪艳愁。」〖原注:红绡第二段。〗

 

  孔明征孟获,人曰:「蛮地多邪,用人首祭神则出兵利。」孔明杂以羊豕之肉,以麫包之以像人头,此为馒头之始。

 

  楚会诸侯,鲁与赵俱献酒,楚吏怒赵,乃以鲁之薄酒易赵之厚酒,以奏楚王。王怒,遂围邯郸。

 

  崔生忧怀无已。家中有昆仑奴磨勒,顾瞻郎君曰:「心中有何事,如此抱恨不已?」生曰:「汝辈何知,而问我襟怀心事。」磨勒曰:「但言,当为郎君释解,远近必能成之。」生骇其言异,遂具告之。磨勒曰:「此小事耳,何不早言而自苦耶?」〖原注:红绡第三。〗

 

  崔生喜不自胜。磨勒曰:「后夜乃十五夜,请深青绢两疋,为郎君制束身之衣。一品宅有猛犬,常人辄入必噬杀之,其猛如虎,非老奴不能毙之。」至三更,携炼锤而往。食顷而回,曰:「犬已毙矣。」是夜与生衣青衣,遂负而踰十重垣,乃入歌妓院内,止第三门。绣户不扃,金釭微明,惟闻妓长叹而坐,若有所伺。翠鬟初坠,红脸纔舒,幽恨方深,殊愁转结。但吟诗曰:「深谷莺啼恨院香,偷来花下解珠珰。碧云飘断音书绝,空倚玉箫愁凤凰。」生遂掀帘而入。姬跃下榻,执生手曰:「郎君有何神术而至此?」生具告磨勒之谋。姬深感之,召入,以金瓯酌之以酒。〖原注:红绡第四。〗

 

  红绡谓生曰:「妾家本居朔方,主人拥旄,逼为姬侍。不能自死,尚且偷生。脸虽铅华,心颇郁结。纵玉筯举馔,金炉泛(浆)〔香〕,云屏而每进绮罗,绣被而常眠珠翠,皆非所愿,如在桎梏。贤爪牙既有神术,何妨为脱狴牢。所愿既(伸)〔申〕,虽死不悔。请为仆隶,愿侍光容。」生闻,愀然不语。磨勒曰:「娘子既坚确如是,此亦小事耳。请先为姬负其囊橐妆奁。」如此出入再三,遂负生与姬飞出峻垣十余重。〖原注:红绡第五。〗

 

  赵师雄迁罗浮,日暮于林间酒肆傍,自见美人素妆出迎。与语言,极清丽,芳香袭人。与之扣酒家共饮,一绿衣童子歌于侧。师雄醉寐。东方既白,起视,大梅花树上有翠羽剌嘈相顾,所见盖花神也。

 

  唐牛相国僧孺,有子名繁,与其同乡人蔡生同举进士。(才)蔡生欲以女弟适之,蔡以有妻赵氏力辞,不得。牛氏与赵相与甚欢,蔡后至节度副使。

 

  姜廉夫祖寺丞,一夕方就枕,忽闻夜间呵欵声。一女子绝色,自{/}出,上堂,拜姜母启焉,曰:「妾与郎君有嘉约,愿得一见。」姜闻欣然而起。妻时引避。女请曰:「吾久弃人间事,不可以我故间汝夫妇之情。」妻亦相拊接欢如姊妹。女事姑甚谨,值端午节,一夕制彩丝百副,尽饷族党,其人物花草,字画点缀,历历可数。自是皆以仙姑称之。居无何,与姑言:「新妇有大厄,乞暂适他所避之。」再拜出门,遂不见。姜尽室惊忧。顷之,一道士来,问姜曰:「君面不祥,奇祸将至。何为而然?」姜具以曲折告之。道士令于净室设榻,明日复来,使姜径就榻坚卧,戒家人须正午乃启门。久之,寒气逼人,刀剑击戛之声不绝,忽若一物坠榻下。日午启门,道士已至。姜出迎,笑曰:「亡虑矣。」视坠物,乃一髑髅,如五斗大。出箧中刀圭药渗之,悉化为水。姜问其怪,道士曰:「吾与此女皆剑仙,先与一人绸缪,遽舍而从汝,以故怀忿,欲杀汝二人。吾亦相与有宿契,特出力救汝。今事幸获济,吾去矣。」纔去,女即来,同室如初。

 

  杨威少失父,事母至孝,尝与母入山采薪,为虎所逼,自计不能御,于是抱母,且号且行,虎见其情,遂(佴)〔弭〕耳而去。

 

  有妇人名沙台,居于牢山,捕鱼水中,触沉木若有感,因懐孕,产十子。后沉木化为龙出水,九子惊走,小子不能去,背龙而坐,龙因拕之。其母鸟语,谓背为九,谓坐为隆,因名为九隆。及长,诸兄遂相共推九隆为王。后牢山下有一夫一妇,生十女九,隆皆以为妻,遂因孳育。皆画身,像龙文,衣皆着尾。九隆死,世世不与中国通。

 

  张道陵母梦天人自魁星中以蘅薇香授之,遂感而孕。

 

  东坡云:「岁行尽矣,风雨凄然。纸窻竹屋,灯火青荧。时于此间,得少佳趣。」

 

  沈攸之晚好读书,手不释书,尝叹曰:「早知穷达有命,恨不十年读书。」

 

  惠州有温都监女,名超超,颇有色,年十六,不肯嫁人。闻子瞻至,喜谓人曰:「此吾壻也。」每夜闻子瞻讽咏,则徘徊窗外。子瞻觉而推窻,则超超踰垣而去。子瞻从而物色之,温具言其然。子瞻曰:「吾当呼玉郎与子为婣。」未几,子瞻过海,此议不谐,其女遂卒。故子瞻思念之,为作〈卜筭子〉词,中有云「拣尽寒枝不肯栖」,谓其择偶也。

 

  子瞻有小妹,善词赋,敏慧多辩,其额广而如凸。子瞻尝戏曰:「莲步未离香阁下,梅妆先露画屏前。」妹即应声曰:「欲叩齿牙无觅处,忽闻毛里有声传。」以子瞻多须髯,遂亦戏答之。时年十岁。闻者莫不绝倒。〖原注:齐东野语不足信。〗

 

  孝绰屏门不出,为诗十字,以题其门。曰:「闭户罢庆吊,高卧谢公卿。」令娴续之曰:「落花扫更合,丛兰摘复生。」

 

  沈(仲)〔冲〕仕齐为御史中丞,兄淡深,名誉有优劣,世号「腰鼓兄弟」。淡深并历中丞。兄弟三人并为司直,晋宋所未有也。

 

  唐大历中,有人行到凤凰台,见一男子与一妇人相和而歌,声彻云际。妇人歌曰:「深闺寒锁难成梦,那得同衾共绣床。一自与郎江上别,霜天更自觉宵长。」男子和曰:「纤阿敛照窻风起,渐觉霜寒逼玉床。幽恨从来无早暮,不知宵漏向人长。」又歌曰:「愁听黄莺唤友声,空闺曙色梦初惊。窻前总有花笺纸,难寄妾心字字明。」和曰:「遥知把笔怯禽声,密语书来屡自惊。若道花笺传不尽,幽情含处已分明。」又歌曰:「寂静璇闺度岁华,并头莲叶又如钱。愁人独处那堪此,安得君来共枕眠。」和曰:「愁多四月日如年,金错囊无买醉钱。满地落花愁不寐,非关明月夜迟眠。」又歌曰:「卧病匡床香屡添,夜深犹有一丝烟。懐君无计能成梦,更恨砧声到枕边。」和曰:「寒灯未减夜愁添,轻帐垂罗薄似烟。忘却闺中病无寐,空教魂梦到君边。」歌罢,其人迫而视之,乃二兽焉。一类猪而体特高,蔚有文彩。一类龙而小,徧体纯黄色。其人惊而走,行者问之,因语其故。共往观之,寂然无所见,惟竹书一束在地,取视简策几毁,文不可辩。惟首策隶书「地出梓桐,伪失其众。邪去立言,灌平获诵。于古有文,乍得斯人。慈心匆用,笔冠日轮」三十二字。

 

  

  【毛晋跋】

  余初从书目,见《诚斋杂记》,误谓《伊洛渊源》之类,贮之宋儒道学簏中,未曾寓目。偶披伊席夫《琅嬛记》,援凤(皇)〔凰〕台唱和,及吴淑姬、(张)〔杨〕子冶合簪二则,注云「出《诚斋杂记》」,因复览而阅之。凡二卷,所纪百二十余条,皆小碎杂事,新异可喜,绝无腐气,颇似《太平广记》,又不堕于蹈袭迂诞,真小说家不多见者。急付梓人,以公同耆。按,周达(夫)〔观〕序云:「林载(夫)〔卿〕所著书并诗文凡十(一)〔二〕种。」恨未窥其全耳。湖南毛晋识。

 

  【补】

  齐娄逞,乃东阳女子,变服为丈夫,能奕,又解文义,仕至扬州从事。后事发,始作妇人服。语曰:「有如此技,还作老妪。」〖仅见于重编《说郛》本〗

 

  【附】《四库全书总目》

  《诚斋杂记》二卷内府藏本

  旧本题元林坤撰。前有永嘉周达(卿)〔观〕序,称坤字载卿,会稽人。曾官翰林,所著书凡十二种,此乃其一。诚斋,坤所自号也。作序年月题丙戌嘉平,不署纪元。书中引聂碧窻诗,与古人并列。聂为元初道士,则是书在后矣。中皆剽掇各家小说,饾饤割裂,而不着出典。如昆嵛奴磨勒一事,分于五处载之,其弇陋可知也。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网站观点,欢迎共同探讨。

出处:浙南林氏源流网http://www.znls.net  转载时请注明出处和网址

相关评论
Copyright 2011-2014 znls.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华林氏浙南源流群:35981147  管理员 pcfun123@163.com 浙ICP备130257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