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外编林文

【明】林大春 萧御史端蒙传(萧端蒙)

时间:2017-8-29 10:13:04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阅读:357   评论:0
内容摘要:【明】林大春 萧御史端蒙传(萧端蒙)萧御史端蒙传(林大春) 萧御史端蒙者,字日启,岭南潮人也。父曰与成,武宗时举于乡第一,寻举进士,为翰林院检讨。今上即位,稍迁至修撰,承务郎,以忧去。蒙少事父,治老苏之学,与季父洁俱。季父多技能任侠,而蒙沈静有器,好读书。客过父,父使侍食,...
【明】林大春   萧御史端蒙传(萧端蒙)

萧御史端蒙传
(林大春)

      萧御史端蒙者,字日启,岭南潮人也。父曰与成,武宗时举于乡第一,寻举进士,为翰林院检讨。今上即位,稍迁至修撰,承务郎,以忧去。蒙少事父,治老苏之学,与季父洁俱。季父多技能任侠,而蒙沈静有器,好读书。客过父,父使侍食,蒙尝要绖而食,父怪之,客故于众中斥其名,阳谩之者,尽受之,不与校也。
      后举,季父下第,而蒙与从兄来凤,并荐上春官。蒙举嘉靖辛丑(1541年)进士,召试文华殿,补翰林庶吉士,改御史,而从兄竟不偶死。蒙为吉士,思继父之业,下帷发愤,与大梁高拱、晋人裴宇同舍,恒相让。尝著论二十余篇,几十万言。光禄大夫少师言,见而奇之。学成,会言免相,出为山东道御史。御史自抱奇,不欲谈说诸公,又不喜衒物,以致知者亦少云。御史既失其父业,以不世其官,居常深念。然独伏思御史之职,得以循行天下,紏官邪,观民风,以讽劝主上,遂慨然有四方之志。
      上二十三年(1544年),有诏诏御史治军畿内。畿内军多异屯而伍,往往散没,其势莫得而齐。御史以为不若以同屯,同所为伍。休则鳞次而居,行则鱼丽而阵,以庶几古人比闾族党为兵之意。言上,上从之,明牟入报。
     会海内无事,上遣使者,分行天下,问民所疾苦,御史使贵州。贵州盖夷中地,故尝介诸梁益间,无专使。嘉靖中,始置一道,然天子终以为邈,非文物所,亦略之。御史至,会有铜平镇筸之寇,因上疏,请置重臣,抚绥其地。其略曰:臣闻鸷鸟絫百,不如一鹗;千夫牧羊,不如一竖。何者?势有所重,而权有所专也。今贵州虽尝建置抚臣,而纪统不一。两省诸司,以客相视;谋謩异同,动相牵制,一方有事,彼此提衡而立,此威信之所以未广,而疆宇之所以未宁也。诚如臣计,宜仿两广汀赣故事,特设部院大臣一人,以专西南之阃。自贵州四交之地,地无夷险,悉以制之;吏自川湖云广诸路,兵司而下,无贤不肖,悉以听之。其调度兵食,有不用令者,许以兵法从事。如此,则熊罴之师奋死,而金石之士守官矣。此臣所谓长久之计者也。
     先是,贵州试士,皆会于滇南。至置本道,始得专试,然其额未广。至是,御史乃上书曰:臣闻由余,夷人也,而霸于秦;相如,蜀产也,而文于汉。故王者之治无外,而圣人立贤无方。今夫盈尺之网,不足以罗燕雀;而矰缴千寻,鸿鹄将下之,彼其所持者广也。今使贵州之士,拘于额而不得广,有司因循以为定制,使远人无所亲化,非所以崇广圣意,厉夷俗也。臣愚以为增之,便于是。天子皆报曰:可。为置重臣,及增试士焉,明制诸所置吏率加意。中州至云贵间,多以子郎鬻爵者为之,或谪罚去,又地远去者,辄经岁时,事寝不治。于是御史奏以宜重郎吏之选,又吏有行能秩当迁者,请自近地移居之。繇是名吏稍稍出,与中州等。
     明年,使者代至,御史还,道病,因自免家居。间采其乡之长老之言,吏治之弊,民所隐痛而不能自言者,为代之言,凡六事以闻,天子方下吏议,未行。会北虏入寇,逼近京邑,诏下诸道故所免吏有名称者,悉起。于是御史复起,为浙江道御史。大司马列侯,议请边兵入卫。制诏,遣御史之绥德,得精兵三千人,赐金若干斤,缯若干疋,寻遣南行江西。
     江西藩王素骄纵,自宸濠反时,颇不奉法。及宸濠诛,稍戢,已乃复纵。江西自抚制大吏,皆敛手而谨事之,或与晏游。会御史行,县吏收民间俊秀,王麾下剽而夺之,辱其长吏。于是御史劾王不道,捕麾下治之,境内肃然。然自是颇不与大吏抚镇合矣。
     是年又当乡试,士方锁院,三试之毕,院灾甚急。御史乃亟收诸所,所读试士文数千卷,下令曰:诸所吏无大小,救火者如得士之赏,不救者如蔽贤之罚。众争赴之,火乃灭。比校文得士,士无遗者,御史本收试卷之力也。于是御史自劾监临无状,上原之,诸司得不坐。时当代者未至,有丧,御史复行江西如故。盖先后凡三载,江人至今思之。
     三十三年甲寅(1554年),复命赴阙,廷议欲迁御史为廷尉。会病,疏未上,其冬,御史卒。御史为人,丰体重步,寡言笑然,性尚简朴习劳,探知人情循行。所至未尝侈奉舆马,临视士民煦煦然,诲之不倦;至奸宄,亦不能藏也。所部事无大小,必亲省决,无问寒暑,以此吏莫敢欺。然卒以劳获病,罢形敝神,竟死于此云。
    初,御史与某地人某者,并居台院。御史之江西,而某入南粤。某因讽吏,大索御史家,数其父罪捕,曩与御史同学者季父某某,贡如京师,及其庶弟某某,凶道奔死。御史有二弟,端贲、端升者,亦以乡荐,偕计北上。下第,客吴越间,不得归。或以告御史。御史曰:吾尝遇吏厚,何得至是?不听。后御史代还,其人寻悔,乃檄吏奉币谒其父及御史。吏因谩为敬,伏谢御史。御史谦言不敢当,终不及前事。其后父病,而季父洁,遥拜光禄署丞以归,吏继至,竟承故吏,指捕治之,僇辱其家,盖其时御史己死矣。
      赞曰:萧盖殷微子之后,世有闻人。唐汉以前,故不论。论其近者,自宋漳州公(状元萧国梁)而后,有潮阳公(萧洵)、容州公(萧规)、巡海公(萧御疾)、程乡公(萧德俊)、山西公、给舍公,以及修撰公(萧与成),至御史,盖十数世矣,何其盛哉!岂微子之遗烈欤?余尝闻之师大宗伯欧阳文庄公,谓御史之行县邑也,有古使臣风。余渡江,御史过余,余观其状良然。方御史下江西,劾藩王,诸司望风伏慑,岂遽不能绌一吏哉?乃竟不为。其亦贤于挟私怨快恩雠者远矣!虽然,御史如不死者,其志猷可胜量耶?!

出自明代焦竑《国朝献征录》。
 
萧端蒙(1521—1554),字日启,有的文章里,写做曰启。从名和字的意思上来看,蒙者,启蒙也,日日新,又日新,应当是日启,每日都有启发、进步的意思。
网上有《潮汕历代先贤选述:明代(二)》,里面就有《江西巡按萧端蒙》、《浙江提学林大春》(此传记的作者)。
《江西巡按萧端蒙》里, “叔祖萧与洁,文章诗词均颇有造诣,只是因多技艺,任侠好义,未能专心科举而下第。”这是错误的。萧与洁是萧与成的弟弟,是萧端蒙的叔父,不是叔祖。
  萧与洁可能是晚生子,与侄儿的年龄差不多大小,叔侄同时读书,同时应试。结果侄儿中了,叔叔反而落榜。但萧与洁后来,也授了光禄寺署丞,(从九品至从八品,品级不高)。在萧与成的行状里,称之为光禄君。
《全粤诗》里,收录有萧与洁的一首诗:
萧与洁,潮阳人。与成之弟。明武宗正德十一年(一五一六)贡生,官光禄寺署丞。事见清乾隆修《潮州府志》卷二六。
牛户山(明·萧与洁)
  蹑屐凌尖绝,千冈一振衣。望通穷海阔,身等半天巍。
披草逢幽径,随云度翠微。未须愁日暮,明月可同归。
这篇传记的最后,记载了萧端蒙家族的一件大事。萧端蒙巡按江西时,他的同僚,另外一个御史去了广东,却指使小吏搜查了他家里,逮捕了他的父亲,他的叔父和兄弟,流落外面,不得归家。后来萧端蒙回来了,那人又卑词厚礼,来他家里谢罪。萧端蒙以德报怨,没有追究。传记里面赞道:“方御史下江西,劾藩王,诸司望风伏慑,岂遽不能绌一吏哉?乃竟不为。其亦贤于挟私怨快恩雠者远矣!”
后来萧端蒙英年早逝,他的叔父萧与洁,领着光禄署丞的官职回来。“而季父洁,遥拜光禄署丞以归,吏继至,竟承故吏,指捕治之,僇辱其家,盖其时御史己死矣。”这一段的主体,不是很清楚,不知是指其仇家,继续来报复他家呢?还是其叔父快意恩仇?也许在族谱里面,会有相关的资料,可以一探究竟?
在网上搜索,关于萧端蒙的史料记载和传说故事也很多。萧端蒙只活了三十三岁,生命虽然短暂,经历却是辉煌,留下了不朽的声名,也是潮汕后七贤之一。在民间,甚至还有一板打死江西王,蒙冤斩首,御赐金头的传说。1961年还拍了一部电影,《萧端蒙一板打死江西王》。感兴趣的人,可以自己去搜索发掘。
萧史弄玉  辑录     
2017.5.2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网站观点,欢迎共同探讨。

出处:浙南林氏源流网http://www.znls.net  转载时请注明出处和网址

相关评论
Copyright 2011-2014 znls.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华林氏浙南源流群:35981147  管理员 pcfun123@163.com 浙ICP备130257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