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明朝墓志

【明】李光缙《文学林声麓公暨元配江孺人墓志铭笔》(泉州 林宗彦 江氏)

时间:2013-12-29 14:12:41   作者:郭柯柯/林和灿 林忠辉点校句读   来源:政协泉州市丰泽区委员会   阅读:1343   评论:3
内容摘要:【明】李光缙《文学林声麓公暨元配江孺人墓志铭笔》(泉州林宗彦江氏)

编者按:

该墓志铭行文流畅,文笔朴实,从另一角度反映了当时社会经济情况、人情风俗以及撰笔者李光缙本人的人生观、社会观和他的重商思想等。原文后面的注释也非常详细。墓志铭正文经宁德林和灿四川林忠辉宗亲点校句读。特摘之以飨读者!

-----------------------------------------------------------------------------

最近,本人在(泉州)大坪山发现明朝李光缙于1622年为其伯叔联襟文学林声麓暨原配江孺人撰写铭文的墓志铭。

墓志铭为两块长方形黑色页岩石板,每块长53.5厘米,宽28.6厘米,厚2.6厘米。第一块背面用篆书竖排阴刻两排字,每排八个,共十六个字:“明文学林声麓尚书元配江孺人墓志铭”。每个字高2.8厘米,宽2厘米。正面为竖排墓志铭文,共八十四排,近二千字,用正楷体阴刻而成。铭文笔法清秀,内容丰富,全文如下:

 

  文学林声麓公暨元配江孺人墓志铭笔

 

        儒林独醒遯循人、眷弟 李光缙 宗廉 甫顿首拜撰,时天启二年壬戌(1622)。

 

盖余与声麓林公并婿于江,公为媿泉公婿,余为朋泉公婿,称伯叔联襟兄弟云。当是时,江父行诸老咸在,诸舅方少年鹊起。媿泉公长君立甫为公亲外兄,亦余季父封礼部公婿,余并以外氏兄事之。外氏讌集,诸襟以次坐,余少于公二岁,公以婿行次,推余坐其左,而已居右。余笑谓之曰:“安有大丈夫而从内人妇女子之班也?”座客尽笑,公让余左如故,余以齿后往往逊席,两人相亲昵如此。公后有婿参知潘士观君,余同季父(《景璧集》卷十七作“同年友”)最相善。公殁已数载,子呈奎、甲春将厝公与江孺人,且丐铭于士观,士观出参楚藩,道远不可率致,乃以属余。士观故善知公,然能知公称丈人后之事,不能尽知公少年时之事。纵使士观【纚纚】言之,不能有加于余也。余是以不复辞。

公讳宗彦,字尔藩,别号声麓。先世泉山公自三山徙入泉,遂为泉人。代有通仕籍者,树棹楔于南通衢曰:“冠英”,人是以称“冠英林”云。六传至敬轩公,生子五人,阳庭公居四,即公父。美须髯,长垂至地,世所指目,呼为长髯公者也。母汪孺人,生公。公长身方面,高准巨耳,貌肖尊人,髯多而长不及。少聪颖善诵,性资敦笃,出就外塾,未尝比童子嬉戏。阳庭公奇其有大人志,绝怜爱之。时阳庭公与江媿泉公并以计然,策隐于市门,为贾中长者,财力相君,而行谊相友善。公是以得委禽于媿泉公仲女,而称婿于江以此。公从兄新城令中升公,长伯父之子,少而孤,拊于阳庭公,命与公同塾。新城公长公一岁,年相伯仲,材亦难弟兄,各后先补弟子员。然新城公一出就试辄高等,食饩郡黉,文声噪起。公不无浮湛诸生间,不能及也。公读书小心默会,为文据经依传,喜平淡,不事奇诡炫人耳目,以是试不甚利。新城公掇贤科以去,公以体羸善病不任下帷,岁未晚,谢举子业。公虽善病乎,尤善自护惜,绝声色嗜好,终日兀坐一室,蔽以重幛,香一炉,书画一册,图籍数卷,楮泓几具而已。病多经年,初怕风寒,非暖天和日,厚帽袭裘不敢出。后亦稍康,久之健匕筋,善步,虽隆冬严寒,出行市中(《景璧集》作“井”),存谢宾客矣。

立甫君有里中诸老人社,公最后与焉。公居去外氏咫尺,每过从,立甫君或相约社会,诸老毕集,公角巾布袍,皓发皤须,拱立端容,人虽习故,见必以庄。日暮酒阑,谈锋镞起,或至骂座,公默然无言,但一开颐,自喻取适,有余快矣。以是善休老止遽宿,病【亦】弗起。

公笃于天性,事阳庭公孝,承志侦奉,几微必谨,侍立终日,不见欹倚。伯父孚吾公与阳庭公同本业,伯殁,公请橐中藏悉归伯母,不以乏嗣故私自多。叔父宰庭公老于掌故,公请曰:“儒者,不能以呫哔当积著,有祖父遗资,父其悉畀之,毋析著也。”公所为养亲,志多此类。平居无疾言倨色,遇事逡巡。闻人不善,赤发于面。不言人过,人亦畏公知,多信服之。有叔母惑爱于婿,致讼其嗣子,将逮之。公闻,亟趋解之曰:“而子虽非离裹,犹子也。婿与子孰亲哉? ”叔母大感悟,卒释于官,为母子如初。

公有二子:长呈奎、次甲春。公督之学,自亲课文字。新城公罢令归,则使就郢于新城公,二子俱(《景璧集》作‘卒’)以成名。新城公艰于嗣,弥留之后,仅呱呱遗危于痘。公仓皇吁(《景璧集》作‘籲’)天,徼一线存,竟不免。公惨悼不宁者久之。【后】无奈以次子甲春继,从族议也。公恒呜咽,不忍新城公之祀忽诸耳。

公家故饶,为俭不异寒素,顾独于振人缓急,倾橐以赴。尝自铭曰:“吾本薄德人,当行积德事。吾本薄福人,当行惜福事。”此其生平最挈紧者也。輓得潘士观为东坦。士观孝友君子,每与余言,称公笃行,言动可师。余然士观能知公。士观成进士, 公犹及见,不十季而公殁矣。

邑侯李葵儒公闻公名,欲致为乡大宾。力辞不赴。识者高之。

公元配江孺人。江世称雍睦,媿泉公善友于兄弟,孺人为其女,尠少娴于家训。既归声麓,端凝寡言笑。阳庭公坐市肆,声麓治儒者言。户内事孺人与姑同拮据,能代姑理。事王舅姑,朝夕奉甘旨,婉娩柔色,无少拂其意。敬轩公病痿数年,侍汤药剂,涤厕俞,半出孺人亲之,不厌烦苦,非无婢女足任使令,曰:“妇代姑氏役耳。”居恒念体欲,而声麓单支,未有息树,辄劝置媵为广嗣计。声麓公坚却之,则故请之。虽二男一女均孺人所从腹,而识远瞩其大矣。理家勤俭,祭祀芬苾。诸凡米盐酱醋醢醪之烦,皆能先时而具,以无贻内顾。声麓公得一意治经,孺人之力居多,而竞蚤夭,不及睹儿女子之成。声麓公是以久而悲思之。

公生嘉靖丁未年(1547)闰九月二十三日,卒万历甲寅年(1614)十一月初三日,享年六十八。江孺人生嘉靖辛亥年(1551)十月初一日,卒万历乙酉年(1585)十月十一日,享年三十五。继娶秦氏,耀庭秦公女。子二:长呈奎,邑庠生,娶云南宪副许公天琦子庠生于明女;次甲春,邑庠生,出嗣新城公,娶庠生黄仁献女。女一适湖广布政司参政潘士观澜,赠淑人。孙男六:鸣雷,邑庠生,娶庠生王浚卿女;重浚,娶黄毓秋女;重泽,聘清江县知县谢公吉卿子增广生琦男庠生廷铣女。呈奎出。重溥,娶庠生赖乔弼女;重羡,聘庠生朱治鼎女;重澄,聘岷府左长史张公而炯子贡生霖男廪生鼎猖女。甲春出。孙女五:一许常州府同知李公大澜子庠生廷桂男继辘;一许赖乔勋子光祚。呈奎出。一许庠生丘启迟子兆鏊;一许孝廉王龙震子光旋;一未许。甲春出。曾孙三:懋起,未聘;懋越,聘庠生黎明杨女;懋超未聘。鸣雷出。余未艾。墓在东岗大平山之原,负丙揖壬,圹三,虚左圹为秦孺人寿藏。兹以天启三年(1623)十二月十七日亥时奉公与江孺人合葬焉。  

李生曰:“余与公善。其善新城公也蚤于公。人言公善病,故早自废。使公不病,当与新城公争道而驰,以是定两兄弟优劣。”余独谓:“不然。新城公坎坷一官,所谓樊中之畜,神虽王,不善也。公则行泽中,百步一啄,十步一饮矣,终身逸乐,世綱不羁,未知与新城孰多? ”余亦甘自废,然惟不蚤,是以有遯尾之厉翼,倦而后知还,铩羽则已多矣。余之少于公也,独二岁虖哉!乃为铭,铭曰:

公惟善病,是以不病。亦惟早废,是以不废。乃延其生,不见其退。名盛者殃,位高者溃。卫生之经,媒媒晦晦。

    公何病废,无位与名,身乃寡悔。世人病矣,公不病病。寝此幽宫,千季无竟。

 

缌麻婿潘澜士观父稽首篆盖

小功甥黄日升世平父稽首书丹

 

李光缙《景璧集》卷十七更正部分误读字。【】内为文集中有之字。

 

   

注释:

墓志铭行文流畅,文笔朴实,从另一角度反映了当时社会经济情况、人情风俗以及撰笔者李光缙本人的人生观、社会观和他的重商思想等。

 

在此依据相关的史学知识对墓志铭文初步考证分析如下:
    “
文学林声麓公暨元配江孺人墓志铭”——所谓文学,是指教习经书的人。我国自隋唐定科举取士以来,儒学实际上与科举结合,成为教育的整体。唐代州()、县学官由州、县事的长史兼领,后设博士,建中时(780—783)改称文学,管生徒训迪。泉州为上州,按制可置文学、助教各一员,掌以《五经》授诸生。林声麓小时候读书小心默会,为文据经依传;喜平淡不事奇诡,炫人耳目,以是试不甚利。新城公掇贤科以去,公以体善病,不任下帷。岁末晚,谢举子业。
    “
盖余与声麓林公并婿于江,公为媿泉公婿,余为明泉公婿,称伯叔联襟兄弟云。”——“联襟,也称连襟,妻的姐妹之丈夫与自己的关系为连襟,也称襟兄弟”(俗称同门”)
    “
公后有婿参知潘士观君”——潘澜,字士观,林声麓女婿,明朝万历三十二年(1604)登甲辰科杨守勤榜进士,会试第四名,与秦钟震、张维尧、洪启聪等同榜。后任湖广布政司参政。明朝时一省的最高行政机关为承宣布政使司,全国设十三个布政使司。布政使作为一省最高行政长官,主掌一省之政。布政使主要属官参政、参议分工本省各道,主管粮储、屯田、清军、驿传、水利、抚民等事宜。潘澜后任户部主事,历官广东按察使。
    “
缌麻婿潘澜士观父稽首篆盖、小功甥黄日升世平父稽首书丹缌麻婿小功甥”——泉州丧葬习俗历来很具特色,从人死之后至丧事结束,死者眷属均须穿丧服。中等以上家庭或仕宦、富裕之家很讲究,丧服有五种差别,称五服,以别亲疏。即(1)斩衰;(2)齐衰;(3)大功服;(4)小功服;(5)缌麻服。上述丧服标志与《明史、礼志十四》仕庶人丧礼所记载的制度完全相同。以上穿着各式孝服的人,均为本姓本家直系及旁系亲属,总称五服内。至于五服外,皆为外亲,如女婿、外甥虽也分头白布,但须加衬一块红布,一般并不戴在头上,只拿在手上,着便服穿便鞋即可。林声麓女婿潘澜、外甥黄日升用缌麻婿小功甥自称,以重孝而显至亲至孝。
    
铭文中提到云南宪副许天琦,许天琦,字大正,福建晋江人,是嘉靖三十一年(1552)福建举人。据万历《泉州府志》卷15载,这一科泉州的同年举人有:王徽猷,府学,己未进士。郭培之,府学。史朝采,府学,丙辰进士。张敷潜,府学,官知府。李载贽,府学,官知府。李继芳,府学,历官布政司参议。丁云会,府学。许天琦,府学,壬戌进士。陈敦质,府学,官知府。龚持应,晋江学。李伯遇,晋江学,癸丑进士。蔡民望,晋江学,历官知府。孙振宗,晋江学,壬戌进士。黄思近,南安学,壬戌进士。李一阳,同安学,已丑进士。戴一俊,惠安学,癸丑进士。林会春,惠安学,历官户部主事。王以匡,惠安学,官教谕。薛廷宠,惠安儒士,官南城知县。上述人物中的李载贽,即李贽,明代著名的进步思想家,中华民族杰出的历史人物之一。当时明代最重年谊,特别是同乡同年登科者都是朋友,终生来往。所以说许天琦和李贽也是有交往的。许天琦嘉靖四十一年(1562)登壬戌科徐时行榜进士,其同邑进士有庄国桢、王同瓒、林乔相、陈邦颜、吴从宪、张国谦、周标、孙振宗等。授行人,擢工科给事中,转刑科,出为广东参议,备兵惠州。拊循士民,约己省费,严饬将吏,毋许贪功妄杀,民以安堵。招降贼帅朱良宝,调贵阳。年余,擢云南副使,备兵金腾。招徕三宣六慰二土司诸夷,宣谕德威,诸夷帖服。至滇四阅月,以疾卒。两省立祠祭祀之。所著《四书、周易管见》、《续宋史断》行于世。
    “
岷府左长史张公而炯”——张而炯,万历癸酉举人,授浦江令。一心抚字,居官恂恂若儒生。作兴土类,悉以赎锾改葺学宫,焕然鼎新。戊子,邑士双隽,前所未有也。
    “
常州府同知李大澜,李大澜,福建晋江人,嘉靖四十四年(1565)登乙丑科范应期榜进士,其同邑进士有苏士润、林云程、杨珂、赖庭桧、黄才敏、李泽、周良宾等。初任江浦县令,志称其雅志节俭,廉而有威,历升常州同知,太仓知州。
    “
清江县知县谢吉卿,谢吉卿,字修之。福建晋江人,万历八年(1580)登庚辰科张懋修榜进士。授清江令,慈惠抚民。先是,令清江者,为郭恭定惟贤,邑有郭父谢母之称。坐场屋事,谪粤西臬幕,掌教宣成书院,粤士服膺其教。委署兴安县,厉精为治。调浙江泰顺令,复调繁海盐令,捐俸赈饿殍,筑海塘。未凡,被劾归,年八十一卒。
    “
孺人独醒循人眷弟李光缙宗谦甫顿首拜撰”——
    
撰笔者李光缙(1549—1623),字宗谦,自称孺人独醒循人,明代晋江人。其父李仁,字静甫。嘉靖戊子举人,授惠州推官。锄暴剔奸,绳之以法,期于平允。博罗有良民数十,豪家诬为剽掠,坐大辟。仁白当道尽脱之。擢户部主事。值边警索争刍粟转上饷如流,委视京仓,廉慎强毅,力除侵牟。以疾卒。年五十。囊中仅书数十卷;衣数袭,授妻江氏曰:以遣吾子,令读吾书时,设吾衣足矣。其清白如此。光缙4岁,父殁,19岁为诸生,36岁,举福建乡试第一。《府志》说:或劝之仕,则曰昔人以二千石,不逮缝掖,拥书万卷;何假南面百城为也。
    
李光缙自幼聪敏,寓目成诵,举笔成章,宏览博物,善古文词。他不沾沾举子业,师事苏浚。浚深嘉叹之,谓异日必成大儒。平日勤奋不懈,日研经史及朝章民隐,以备经济。”“取《四书》、《易传》玩索讨论而手笔之。其理洁净精微,其词平正通达。他治学严谨,其文章悉呕心而出,不轻下一语。其生平著作甚多,尤喜序述忠义节烈事。他一生著有《景璧集》20余卷,《四书要旨》、《四书指南》、《南华肤解》、《读史偶见》、《苏文抄解》、《杜诗注解》,若干卷。但存世很少,明代中叶以来,我国江南一带出现资本主义萌芽,泉州地区商业活动异常活跃。在这个背景下,李光缙冲破中国封建思想的桎梏,摒弃传统农桑为本,商为末的小农经济观念和几千年重农抑商思想的影响,一反以往鄙薄商人,视商业活动为投机取巧、惟利是图之人所为的封建道德规范。他同泉州商人交往甚密,对他们的商业活动评价甚高,十分赞赏。他的重商思想集中体现在他的代表作《景璧集》中,《景壁集》是一部研究明代资本主义萌芽时期的重要著作。此书原被美国普林斯顿大学葛思德图书馆所收藏,80年代初由当时厦门大学副校长、历史系教授傅衣凌复印了一部带回来。泉州市图书馆藏有明崇祯十年(1637)版《景璧集》。
    
《景璧集》里很多观点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提出来是颇具见识的。李光缙辞世前一年所撰的《文学林声麓暨江孺人墓志铭》文中也显露了这些颇具见识的观点。现略举数例。
    
李光缙主张儒者为贾。他在铭文中说:时阳庭公与江愧泉公并以计然,策隐于市门为贾,中长者财力相君而行谊、相友善。”“阳庭公坐市肆,声麓治儒者——当时社会一般人以当官为荣,以经商为耻。李光缙却以为不然,表明了他与众不同的看法;一般人指责沿街叫卖的商人是非君子之道,李光缙却认为那种凡人世起家的,只有读书入仕,升官发财才是正途的,其实还不如读了书之后去经商更好些。他大胆提出读书为贾可以充分发挥其才智,于国于社会于己莫不有益。
    
李光缙为人正道直行,赞扬那些正直善良之人。他在铭文中赞扬林声麓道:平居无疾言倨色,遇事逡巡;闻人不善,赤发于面;不言人过,人亦畏公,知多信服之。有叔母惑爱于婿,致讼其嗣子,将逮之。公闻亟趋解之,曰:而子虽非离裹犹子也,婿与子孰亲哉?”叔母大感悟,依释于官。
    
李光缙本人不沾举子业,不入仕途。对那些不从科举道路进入仕途的知识分子也赞赏有加,如铭文曰:
    “
李生曰:余与公善,其善新城公也蚤于公;人言公善病,故早废;使公不病,当与新城公争道而驰。以是定两兄弟优劣。
    
余独谓不然,新块公坎坷一官,所谓樊中之畜神,虽王不善也;公则行泽中,百步一啄,十步一饮矣。终身逸乐,世纲不羁,未知与新城孰多?
    
余亦甘自废,然惟不早,是以有循尾之厉;翼倦而后知还铩羽已。
    
公惟善病,是以不病;亦惟早废,是以不废,乃延其生,不见其退名。盛名者殃,位高者溃;卫生之经,媒媒晦晦;公何病废,无位与身乃寡悔。世人病矣,公不病。
    ……

    
李光缙享年七十五岁。他辞世前10日,以文之不用,道之不行,不处不去,总以成仁。”16字铭授其子,其实这16字也就是李光缙一生恪守的为人准则。他一生著有《景璧集》20余卷,《四书要旨》、《四书指南》、《南华肤解》、《读史偶见》、《苏文抄解》、《杜诗注解》,若干卷。其行谊,详所作《独照醒言》中。《独照醒言》——“孺人独醒循人,实物墓志铭文中的自称与著作书名的相互印证,折射出李光缙潜心学问,出污泥而不沾众人皆醉我独醒的为人行事准则。
    
墓志铭文说:“——余季父,封礼部。”“——余同季父最相善:余——我,指李光缙本人;季——在弟兄排行里代表第四或最小的:如伯仲叔季、季弟、季父。李光缙的季父是谁他没有明指,查了资料,与他同姓同时代的泉州人任礼部尚书的是李廷机。
    
李廷机(1541—1616)字尔张,号九我,明朝泉州人。自幼奋志砺学,入太学,获顺天(北京)乡试第一名(解元),万历十一年,中进士第一名(会元),皇帝主持的进士殿试第二名(榜眼)。进入仕途后,万历三十五年夏,累迁礼部尚书兼东阁大学士(相当宰相),入参机务。李廷机从政主要历国子监1年,南京吏部并署南京户、工部3年,署北京礼部4年,以显著政绩,深得明神宗的器重、信任。他为政以廉、正、勤、俭而著称于世。
    
据《晋江县志》记载,解元李光缙宅在府学前;大学士李廷机宅旧在笋江石塔侧,后迁到泉州城西五塔巷贤相里。(郭柯柯文 万炳焕拓刷墓志铭)
    
参考文献:
    1
、《中国历代官制》
    2
、《泉州历史人物传》
    3
、《泉州历代名人传》
    4
、《泉州市教育志》
    5
、《中国历代选官制度》
    6
、《晋江县志》
    7
、《泉州府志》

 

文字版见泉州《丰泽文史资料》第八辑 (2005年) 

原文地址:

http://61.154.121.34:1818/fzgov/view/zx/news.jsp?id=15088

http://library.xmu.edu.cn/news/detail.asp?serial=56113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网站观点,欢迎共同探讨。

出处:浙南林氏源流网http://www.znls.net  转载时请注明出处和网址

相关评论
Copyright 2011-2019 znls.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林氏浙南源流群:35981147  管理员 pcfun123@163.com 浙ICP备13025770号-1